常玉珍 (中国)


幸福着你的幸福 快乐着你的快乐(常玉珍)

文:(周丽婷)

初秋的上午,木浆划过水面,我坐在养鱼人的木船上横穿河北唐山丰润区境内的邱庄水库,到对岸的山上采访女界强人、常记幸福院院长常玉珍。对于花前月下的年轻人来说,这里真的是个浪漫处所,青松翠柏满山,蛙鸣鸟歌萦耳。但对于已是近60岁的常玉珍,却不是来享受这番山水美景的。这里是她抛洒心血和汗水的又一「人生战场」,将近五年的时间,在吃用都很不方便的情况下,她几乎「厮守」在这里,开山修路,通水通电,和工人们一起整饬山地,构筑她的常记生态园,哪怕一处细节,她都要亲历亲为。

听人说过,常玉珍有一段很有哲理的自创座右铭:「人是三位一体的结晶,生命受之于父母,营养受之于自然,知识受之于社会,所以我们应当孝敬父母,保护自然,回报社会。」这个为社会公益利用的园区是她人生理念的又一践诺。

换下劳作的工装,穿上干净的红毛衣,一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太站在我的面前。我惊诧:她矮小的身躯里究竟蕴集了多大的能量,不仅让自己的人生绽放出灿烂的光辉,更为社会奉献了许许多多。

她慈祥地问候着我,笑眯眯地对我说,「工人们都叫我常妈妈,你也这样称呼吧。」

「常妈妈,您现在也该享天伦之乐了,为什么不停下忙碌的脚步?」

「就像爬山,过了一道眼前又出现一道,我停不下来。有时候想,老天爷应该给想做事的人增加些时间长度。」她摘下戴着的帽子,捋捋满头花白的头发,自我解嘲说:「我是累到了极点,苦到了极点,也快乐到了极点。」

就在山风的吹拂下,秋虫的飞舞中,我聆听了她人生的悲欢离合,感受到了一个个体生命积极融入社会的伟大与光荣。

她在苦难人生中奋起

1947年,母亲在流浪中把常玉珍生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东缸么上村。她的父亲是我党早期的地下工作者。为躲避敌特工和汉奸的残害,她出生不到20天,就被母亲抱着东躲西藏。对于常玉珍,童年的天空是灰暗的。她清晰地记得那时候很羡慕人家穿秋衣秋裤。因为她家穷四季轮换只有一身衣服,冬天的棉袄棉裤,到春天抽出棉絮,到深秋再填充进去。为了生计,她小小的年龄就开始出去捡破烂。

苦难是对人生的磨砺。

到了文革年代,常玉珍更是背负了巨大的心灵磨难。因为父亲是党地下工作者的特殊身份,在文革中被冤打成了特务,常玉珍也就成了「狗崽子」。看着一天天挨批斗的父亲,回到家中跪在毛主席像前忏悔;看着父亲无处申辩无以找回清白的无奈,她说真希望天下有一场战争。父亲没等到平反就去世了。她曾经问病榻上的父亲:「干革命工作最后却落到这步天地,后悔吗?」父亲目光炯炯、语气坚定地说:「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毕竟看到解放了,而有多少同志为了今天抛头颅洒热血,他们身首都不知何处啊!」父亲临终前嘱咐她:「我走了,一要好好赡养你母亲,她一辈子跟着我担惊受怕;二是不要忘了为祖国解放事业出生入死、呕心沥血的革命老前辈,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

父亲的遗言铭刻在常玉珍的心中。父亲的乐观豁达也在她心中植下了生命的亮色。她暗暗决定,等自己富裕有了条件,就在家办个托老养老所,侍奉一些老军人,就像侍奉父亲,让父亲的生命在心中延续。

1979年,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像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常玉珍凭借直觉感到摆脱贫困的机会就在眼前。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不顾单位领导和亲人的劝阻,毅然决然辞去了供销社的「铁饭碗」,拿出家里的5公斤黄豆和两缸麦子垫本,摸索着卖起了豆腐脑、炸油条。在以后的10年里,她贩玻璃、卖虾、卖服装,最后经营家具和皮货。这当中,常玉珍赔过钱,受过骗,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卖玻璃第一车就在路上翻车,卖虾到东北让人家给关起来,24小时连轴转是家常便饭,不止一次边输液边与客户谈生意。但她都挺了过来,因为父亲生前的一句话给她力量:「没有什么困难比献出生命大,咬咬牙就能过去」。因此她的买卖也一步步从地摊做到了商店,从街边做进商场,从给别人承包到自己做老板,逐步发展到现在拥有建筑面积4.6万平方米的常记商场小山总店、常记家居新华道分店、常记家居玉美分店、常记家居西站分店、常记家居丰润店等5个店。

事业成功,经济的改善,让埋藏在常玉珍心底的心愿浮涌上来,她要建一座幸福功臣院,赡养一些在战争年代立过功没儿没女的老人。

这个想法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母亲说:「你有钱就供养几个大学生,以后还有个知恩图报。养一些孤老头子啥时候是个头?你真够糊涂的!」4个孩子也是哭着求她:「您从小受苦受穷,好不容易现在条件好了,自己享享福吧,别再给自己找苦吃、找罪受了,听姥姥的话吧!」

常玉珍则慢声细语地开导起母亲和孩子们:「做人不能只图享受,不讲奉献。想想咱家的好日子是从哪儿来的,是靠什么来的。爸爸走时嘱咐的话我还记着,我要回报国家和社会。」

她的这种坚持付出更大的代价,不能够理解她的丈夫反对她扩大经营,反对他做公益事业,最终两人分道扬镳分手,常玉珍选择了事业。丈夫和4个孩子走的那天,面对空落落的家,她把所有带声响的东西都打开,痛哭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她漂漂亮亮地化上妆、照了一张照片留念后,继续她的公益事业。

给功臣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1995年6月6日,「常记功臣幸福院」奠基。1996年7月,在唐山市小山繁华商业区,一座占地2.6亩,投资460万元的「幸福院」竣工典礼。在大门两侧,常玉珍亲手写上了一幅「保家爱国尽忠孝,忠臣孝子人人敬」的对联。

这座拥有2,700平方米住房的小楼镶嵌着白色瓷砖,显得格外气派。院内餐厅、浴室、娱乐室、保健室一应俱全。

常玉珍接收功臣的条件是:必须是经市民政局和老干部局等部门推荐的战争年代立过功、后退伍回乡的孤寡老人。常玉珍在协议书上注明,功臣的衣食住行与养老送终都由她承担。为了找寻这些功臣,炎炎夏日,常玉珍乘坐她那辆破旧面包车穿行在唐山市丰南、遵化、迁西等区县的十几个光荣院之间。

7月19日,幸福院披上了彩装。9时,9辆披红挂彩的小轿车载着9位共和国的功臣来到了「幸福院」,他们年龄最大的93岁。常玉珍忙碌地张罗着,她把一只只气球递到老人的手中,说:「气球上有房间号码房间里有为你们准备好的大小96件日用品。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我就是你们的亲女儿。」老人们个个激动的热泪盈眶。

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立过战功王贵老人总说,那一天就像是昨天,他推开房门,看见漂亮的红木家具,冰箱、大彩电和收音机,比宾馆还要气派!方便使用的日常用品都备好了,剃须刀、电褥子、电暖气;保温杯、手杖、茶色眼镜,就连指甲刀、掏耳勺、「老头乐」[1]也都预备了。

几年来,「幸福院」的老功臣由9位增加到56位,已去逝了37位,去逝一位进一位,永远保持19位。每人每月除了300元的伙食费外,还可领到300元的零花钱。

  • 常玉珍听说老人们想念牺牲的战友,想去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寄托哀思。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定要让这些打天下的共和国功臣,到天安门上走走看看!」1996年11月11日早晨,当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的时候,幸福院的老功臣们情不自禁地举起右手,向国旗敬礼!接着,常玉珍又安排老功臣们在天安门城楼上,与新一代英模麦贤得、李国安等相见。看到老功臣们激动的神情,常玉珍说她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2001年是「常记幸福院」最轰动、最喜庆的一年。这年的3月和8月,「闺女」常玉珍给这些最小也是知天命之年的功臣老爸们征婚找老伴。这成为全国数家媒体上最抢眼的新闻。说起征婚,常玉珍说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触动了她。「我有过失败的婚姻,但我对幸福、美满的婚姻始终抱有希望。2001年5月我通过媒体公开征婚。结果应征的人很多,那段时间爱外出散步的老爸们也不出去了,都站在院里像检阅新兵似的看着应征者,这个个子不行,那个模样不行,他们一旁议论着。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羡慕、遗憾和沮丧。我想,夫妻间的感情是世界上任何感情也代替不了的,老功臣们如果享受不到家庭的温馨,就会留下终生的遗憾。我决定把自己的婚事先搁置起来,开始为老功臣们物色老伴儿。」

一天上午常玉珍把老功臣们叫到一起开会。常玉珍说「你看你闺女征婚好不好?」他们说「好」,常玉珍接着说「我想先给老爸爸们征婚」。突然鸦雀无声。常玉珍说:「我给你们征婚咋不吭声,也不笑了?」一会儿85岁的徐明远老人说,「不征了,养着我就不易。」而另一位老人(已过世)说:「要说结婚谁不想,我们白来世一趟,连个女人的肚脐都没见过。」说完大哭。常玉珍听着心里很难受,她说:「征,哪怕是享受一天。至于花销什么的,你们就甭操心了。女儿既然给你们找老伴儿,就负责给你们养着!」

给老功臣们征婚决不是儿戏,也不是哗众取宠。常玉珍想到如果这次征婚失败了,对他们是一种打击,会给他们的心灵带来创伤。所以在征婚启事中特别加上了一条:只要跟老功臣结婚,负责养老送终,跟老功臣一样待遇。2001年3月26日《唐山晚报》头版二条发出一条新闻「常玉珍为老功臣征婚」,9位老人的简历公布出来,很快有了回应,幸福院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位老妈妈。老功臣们因此焕发了青春,顿时年轻了许多。常玉珍为每位老人洗印了十张照片,让老妈妈们选,然后老人们见面接触聊天。最后有八位配对。常玉珍又带着他们到度假村「恋爱接触」一个多月。2001年5月17日,一场倾城婚礼在唐山举行。老奶奶秦若秋对我说:「我第一次结婚时坐的是一头跛脚驴。而这次彩车礼花、化妆婚纱照,就像年轻人。婚后,玉珍还给我们每人作了3套夏装,我到各地做报告时一天换一套,外边的人可羡慕我了。」正说着,老伴张玉田从外边回来,老奶奶牵牵他的手让他坐在床边。

2001年8月16日,幸福院又推出6位老人征婚。两年多时间里,常玉珍先后3次为老功臣们征婚并操办了隆重、热烈的集体婚礼。

老人们婚后也有磕磕碰碰,但更多的是彼此体贴和牵挂。老人王志才和老伴王桂花形影不离,以前爱闹病的王志才在王桂花的精心照顾下,健朗了许多,逢人就比划着说:「我长了10斤肉了。」另一位功臣袁宝林与王淑敏结为连理,一个月后,他带着「新娘」回老家与老哥们相聚,突发心急梗塞倒在王淑敏的怀里,幸福地离世。

目前,幸福院里仍住着19对老人,十多个服务员照料着他们的生活起居。走进幸福院,一幅祥和美好的晚景图会映入眼帘:身着军装的老爷爷,大红大花的老奶奶,或牵手散步、或下棋听戏,生活得悠然安逸。

同样,常玉珍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伴侣。2002年8月16日,常玉珍和为人厚道,学识渊博,52岁的太原人石明星结为伉俪。两人3年来携手常记生态园区的建设。在生态园的施工工地,常玉珍曾向老石袒露心声:「对社会我要奉献,对我的丈夫,我要索取。你接受我的同时,还要接受我们这个有着19位革命功臣和14位孤儿的大家庭。你会不会像对我一样地对他们好?如果你能理解我的意思,你会庆幸找到了天下最好的女人。」老石说:「在我眼里你早已是天下最好的女人!」

把爱和呵护送给老区孤儿

常玉珍对老人们体贴入微,一些细小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挂在心上。一次学校的孩子们来慰问老功臣,她发现这些老功臣跟孩子们在一起,一个个变成了老顽童,「幸福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突然一个想法跃上心头:为什么不能认养一些孤儿来为老人们作伴,既为国家减轻负担,又给老人们带来快乐呢?

1997年6月,常玉珍先后把24名革命老区的孤儿领进了「幸福院」,承担了他们的衣食住行和上学的一切费用。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7天、20天、40天。她给大一点的联系了附近的中小学校,安排专人接送。而3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常玉珍聘请了保姆,可太不容易喂养,一周换了五拨。常常是一个闹病,连着另外两个都得上医院。没办法,常玉珍和她的3个女儿开始带孩子,两个多月,她们娘4个顾不上生意,也顾不上吃顿热乎乎的饭菜,白天黑夜的轮流看护,慢慢地孩子们适应了这个新家。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为了庆祝纪念,常玉珍给他们分别起名叫党庆、党港、党归。常玉珍赋予他们母爱。孩子们都亲切地叫她常妈妈,孩子们哭了她会马上跑来问寒问暖,孩子病了她马上送到医院找专家诊病,有时昼夜守候在床边,一口一口地给孩子喂饭,喂药。有人问她,「你花这么多钱,受这么多的累,养活这么多的孤儿你图个啥?」常玉珍坦诚地说:「不图啥,就是想为国家尽点心,为社会分点忧,我看见这些没有父母的孩子欢天喜地时,我也享受到了别人享受不到的快乐。」

在孤儿们的房间里,每个孩子的床头都挂着用精美镜框镶着的孩子生身父母的照片。对此,幸福院工作人员小秦给我讲起了这些照片的来历。有一次常玉珍偶然看到一名还不懂事的3岁孤儿拿着生身父母的合影撕着玩,常玉珍一把抢下来,看着照片掉下了眼泪:将来他长大了该多后悔啊!常玉珍说,「虽然他们管我叫妈妈,但我永远替代不了他们的亲生父母」。她吩咐小秦负责为孩子们制作生身父母的相框。为找齐这些照片,小秦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大部分孩子父母的照片是从亲戚朋友处找来的,有的没有合影,就把两张单人照通过电脑制作成合影。

孩子们一天天成长,快乐无忧地生活在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大家庭里。清晨,爷爷、姐姐们送他们上学,下午放学回来,他们会跑到爷爷奶奶的房间里问声好,会把好吃的水果送给各屋的爷爷奶奶;他们也会在爷爷奶奶面前折腾撒娇。每年的春节,孩子们天不亮就跑到各屋去磕头拜年,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们都会派发压岁红包给他们。孩子们给老人带去欢乐,老人们也享受到了天伦之乐。李彩方老人乐呵呵地说:「说没女儿,也有女儿;说没孙子孙女,也有;虽没血缘关系,但比亲的还亲。」

当初,常玉珍领养孤儿时也与他们的亲人约定,抚养到18岁成人。如今,这些孩子中一个已应征入伍,一个考入河北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还有两个送到了唐山市凤凰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我去采访的时候,一个学习美容美发的孩子正让常玉珍担忧不已。她说:「这孩子两天没有回家了,正是不知深浅的年龄,这一脚走叉了怎么办,我担心呀。我已派人去找了。」说着,她抹起了眼泪。「这些孩子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你就是他们的亲人,拉扯这十多年不容易。经常给他们开会,不停的劝说,告诉他们要规规矩矩做人。你听我这嗓子,已做过3次手术了。哎,虽说操心、累心,但我还是要管。」她对我说,她打算在生态园区建个饭店,让学成手艺的孩子们在这里就业。「在我身边,我看着他们放心。」

留一笔精神财富给儿女

凡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军队有利的事,不管大小常玉珍都满腔热情地投入,一个心眼地办好。难怪有人称她是唐山的「公益明星」,有人称她是文明新唐山的「一张名片」。

1994年,为了弘扬民族文化,她投资160万元兴建了一座常记戏楼无偿交给唐山评剧团使用。

1996年,她投资30多万元在「幸福院」建立了480平方米的国防教育展室,对青少年进行国防教育,被唐山市命名为「国防教育基地」;1998年,她又在军事博物馆的帮助下,创办了展面660平方米的爱国主义教育展厅,成为商场和唐山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被河北省命名为国防教育基地。

1996年,为繁荣小山市场经济,常玉珍先后投资42万元建起两个能够容纳上百家商户的大型批发市场无偿交给当地政府。国家利用这两个市场,3年来收税650多万元。

1997年张北地震,1998年南、北方发生水灾,她先后捐资6,000多元。

1997年7月9日,在风光秀美的迁西大黑汀水库旁,她投资300多万元,建筑面积1,500多平方米的「军人度假村」和「功臣疗养院」落成。在鞭炮声中,常玉珍迎来了第一批前来度假的戍边将士。这些将士都是二等功以上的功臣,他们带着家人免费吃住3天。常玉珍常说:「没有老一辈革命功臣浴血奋战,就没有新中国的诞生;没有新一代军人保家卫国,就没有我们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她心中装着打天下的老功臣,也惦记着保江山的新一代,每年八一她都到部队慰问。1996年,为纪念唐山抗震20周年,她给唐山驻军送去猪肉、鲜鱼还有9,999元的礼金。10年来共接纳老功臣和现役军人度假疗养23,000多人次。

常玉珍有着浓厚的拥军情结,1996年她鼓励自己的儿子应征入伍。12月18日她正在石家庄,得知12月20日全市最后一批355名新兵入伍,她立即给商场打电话,要马上赶做355个花环欢送这355名新兵。常玉珍当夜赶回唐山,带领百余名商场职工和幸福院的功臣们乘4辆卡车和4辆小汽车高举「保家卫国,参军光荣」的横幅敲锣打鼓到火车站广场为新兵送行。

相识的、不相识的,只要有难,常玉珍都会尽心相助。1996年腊月,她得知在河北医科大学上学的李媛媛因其母患脑瘤造成家庭生活困难而辍学,于是她先后拿出4,000元支持李媛媛继续上学。她为地震失去腿的郭娜安上了假腿,使她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本商场职工张绍海因母亲早逝,父亲因病不能劳动,家境贫寒,常玉珍出资7,000多元帮他盖了房,还为他找对象成了家。

在2000年1月24日,常玉珍又作出惊人举动。她来到唐山市路南区公证处办理了一项特殊的公证手续,把功臣幸福院和度假村、军人疗养院作为公益事业留给社会。她说:「我要让各个历史时期的功臣品尝到改革开放的果实,我要让改革开放的果实服务于军人回报于社会,造福人类,不把它作为私有财产传给子女。」她对孩子们说:「人人都会享受生活,但真正懂得怎样生活的人还需要境界和素质。妈妈给你们留下了一种创业的精神,一种无私的精神,有了这两样宝,保你们踏踏实实过上好日子。」

如今,正在建设中的常记生态园又是一处公益性质的设施。这里不仅是一个保护环境、保护自然的宣传教育阵地,还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阵地。一场大型展览正在筹备中。另外,还是一处为失足青少年提供维权、教育和就业的场所。 还建起了复员退役军人就业基地、军人蜜月山庄、妇女庇护所。

常玉珍「致富不忘报国、爱心奉献社会」的种种义举感动了社会,党和人民给了她崇高的荣誉:河北省委省政府省军区曾授予她 「爱国拥军模范」、「河北省第一届十大女杰」并荣立一等功。1997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拥军优属先进个人」光荣称号;1998年全国妇联授予「三八红旗手」;2000年11月被评为「第三届中国十大女杰」;2003年1月当选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2003年12月份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命名为「爱国拥军模范」。2004年被评为全国首届孝亲敬老楷模,2006年被评为第二届中华慈善人物和中国经济女性年度人物公益奖。

在常年的奉献中,常玉珍总结出自己的快乐定理:幸福在老人们的幸福中,快乐在孩子们的快乐中。她的大女儿艾红说:「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4姐弟深深地懂得了妈妈。我们是『幸福着妈妈的幸福,快乐着妈妈的快乐』。」

 

 

 

 

引文

 

我要让各个历史时期的功臣品尝到改革开放的果实,我要让改革开放的果实服务于军人回报于社会,造福人类,不把它作为私有财产传给子女。」

 

她对孩子们说:「人人都会享受生活,但真正懂得怎样生活的人还需要境界和素质。妈妈给你们留下了一种创业的精神,一种无私的精神,有了这两样宝,保你们踏踏实实过上好日子。」

 

 

[1]「老头乐」是一种用来挠痒的工具,约一尺长,多以竹子做成,尖端蜷曲。

这篇文章同时有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