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蘭香 (中國台灣)


 

徐蘭香——良心、童心、愛心「打碗花農場」

photo_scheme07

在徐蘭香的家作客,無時無刻都可以喝到蘭香精心釀製的米醋和果醋。蘭香因為她的醋遠近聞名,蘭香也因為她那火猛的強烈的溫柔的深刻的感情和毅力,一步步走向從前,回饋大地。

蘭香從小在寄養家庭長大,「...求學過程很辛苦,只要遇到農忙、家庭需要的時候,就必要放下來...高中畢業後,因為我很會發現問題,所以心中常放下問號,比如我去染廠上班,那配料造成我呼吸困難,裡面的人都咳嗽到吐血絲。我走去找董事長,問乙酸會不會放太多?」

蘭香堅持發問,她不明白,不明白為甚麼身體接受不了空氣間河川中大地裡的污染;不明白為甚麼農民工作時間那麼長,種了這麼多,卻連吃飽都成問題;不明白為甚府高速公路要建在食水的涵養區之上;不明白農藥廠高爾夫球場為甚麼強迫農民賣地、破壞水土、嘖酒大量除草劑毒害環境...

蘭香堅持抗爭,她組織群眾連續四個月圍農藥廠,抗議農藥污染;她和「主婦聯盟」合作,跟高爾夫球場進行抗爭:掌握機會,她緊跟著審批高爾夫球場的政府水土保持官身邊,不斷在他耳邊說:「幫我的忙,幫土地的忙,請你幫蒼生的忙。」蘭香以她對土地的深情,游說評審委員。她曾經被告、被判刑、給運動裡的人指罵、運動外的人罵,甚至得不到丈夫的支持和理解。

然後,蘭香離婚,帶著兩個孩子展開個人做起的抗爭事業。「我想我應該如何去做?拿兒時的記憶,我看到了人。」她想以前的東西,那些她說是祖父的媽媽那一代人做的事。「很無聊沒甚麼事,就仔細回想,然後自己在從新重建歷史。這樣子而已...我沒有老師。因為我的老師可能就是現在已經死掉了好幾代的人。」蘭香在2007年夏季一個颱風襲台東的日子,在她的打碗花農場跟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訪客,細說從頭。

「我想要面對米來談論我小時候受害的經驗,透過釀酒來講農民的議題。」開始時,蘭香在新竹的山里釀酒,同時間也開始釀醋。不久,她放棄了酒,專心釀醋,主要原因是釀酒有規定,而釀醋沒有。「為了要更適合做天然釀造的乾淨水源、空氣與土地,我跟大自然的顯現,尋找落腳的地方...2002年,有機緣湊巧的情況下,我來到台東都蘭,設了這個打碗花農場。」

打碗花即是百合花,據說只生長在最清潔的水裡。蘭香跟附近的農民訂約,買他們的作物釀醋,自己也種上大米。「過去做環保運動累積出來的經驗,還有幼年時期幫助父母農耕的記憶,非常深地影響著我,因此我對土地的印象非常深,只要有一個人顛倒弄,我都會知道,因為長出來的東西都會不一樣。」

憑著蘭香那獨特的敏感度、她對大地的深情、她釀出風靡台灣內外的醋,很多人喝過後,改善身體健康,治好多年頑疾,蘭香醋就是一個品牌,不愁銷路。蘭香對她的顧客以至分銷和代理都有要求,要求他們認識環境保護對人類對世界的重要。在產品推銷會上,她講資本主義講環境的危機,而不談蘭香有多好有多大的效力;她掏出自己的腰包買有關環境、食品和世界發展的書刊給朋友和客人,希望更多人對這些問題有更深入的理解。「我的醋好,賣得不便宜,是要賺錢。賺到的錢,就拿來支持環保運動。」蘭香說。她的打碗花農莊現有一間設計美觀寬敞舒適的木房子,供同道人開會和活動之用,計劃中,打碗花農莊將來會多一間屋,可供運動界人士休養療理(心靈上)傷累,再回饋大地。

這篇文章同時有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