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梅 (中国)


十年公益律师之路郭建梅

文:(張娜

99 at a welcoming meeting F9FD0382

郭建梅,女,43岁,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女律师联谊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现任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执行主任、专职律师。

 

1961年10月,郭建梅出生在河南省滑县一个清贫的教师家庭。母亲是地区级优秀教师,50多岁就因工作劳累过度而病逝。父母的正直、清廉、善良、坚韧对她人格的形成影响极大。直到18岁上大学前,她生活村庄的贫困、落后、愚昧及对女性权利的漠视和伤害,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大学毕业后,她先后供职于中国司法部、中华全国妇联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期间一直关注并致力于妇女人权保障工作。1989年至1992年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起草工作,在全国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并发表多篇倡导妇女人权的文章。1993年至1995年,主持实施了〈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实施中存在的问题和对策研究〉项目,撰写了近20万字的专题研究报告并提交有关立法和执法部门。

 

以上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使郭建梅最终选择了为保障中国妇女人权而奋斗的人生之路。1995年9月,她作为中国女律师代表参加了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律师论坛,这次机遇使她彻底走上了这条艰难而又充满希望的专职公益律师之路。她永远不能忘怀的是这次会议的情景:来自世界各地的几万名女性聚集在一起,共同商讨着妇女的生存、权利和发展。激情的演讲、理性的研讨、以及NGO人那种充满激情、活力和责任感的精神和理念,都深刻地印在了她的心里。十几天的NGO论坛,她从头待到结尾,每天忙碌地穿梭于各个论坛,感受和思考着会议内容和氛围带来的震撼和冲击。之后,她辞去公职,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门从事妇女法律援助及研究的公益性民间组织——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并担任该中心执行主任和专职律师至今。

 

拉着一轮沉重的车──推动妇女人权

 

北大法律中心创立之时,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时期,一些新的制度和体系正在探索建立,各种新的观念、思想在逐渐被社会和民众认识和接纳。在此期间,中国和国际发生了几个重要事件,一是《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于1992年3月颁行,确立了妇女权益在法律上的保障。二是1994年中国法律援助制度建立,体现了中国对贫弱群体法律权利的公平和保护。三是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妇女权益保护和NGO的理念开始进入国人的视野并被关注。有幸参与其中的郭建梅认识到,这是一个契机,必须及时把握。但是,开创这样一项前瞻的事业,在20世紀90年代初的中国,所面临的困难和障碍是可想而知的,资金和人力的缺乏,人们的误解,法律上缺乏支持,社会对人权问题的敏感等,这些因素的干扰使刚刚成立的机构几次濒临关闭。但是,郭建梅采取各种办法使机构起死回生。在这个过程中,她经历和感受了种种艰辛和磨练,至今不堪回首。她曾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个过程:拉着一辆沉重的车,顶着风,上了一个坡。这正是她开始这项妇女人权事业的真实写照。

 

10年前的中国,NGO、公益律师、法律援助等概念,对于大多数老百姓乃至法律专业人士来说,都还很陌生,从事这项事业所需要的人力、资金、公众认知以及政策法律的保障等都很缺乏。可想而知,这是件多么超前而艰难的事业。

 

北大妇女法律中心主要工作内容包括:1、设立妇女法律服务咨询热线,为全国妇女无偿提供法律咨询服务;2、承办重大、疑难及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妇女权益案件;为经济贫困的女性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3、研究现阶段妇女人权保护的基本状况以及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妇女权益案件,探索21世纪中国妇女人权保护和妇女法律援助制度的发展方向,并向社会进行研究成果的推介;4、开展涉及妇女人权的公益诉讼,并谋求以此影响和推动中国有关妇女人权和公益法律援助法律、法规、政策的制定和完善。

 

郭建梅及她所领导的机构通过以上工作领域,10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致力于中国妇女人权的保护,唤醒这部分弱势群体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帮助她们走上自尊、自立、自强之路,从立法和政策层面上推进妇女人权的保障,力求对促进中国的社会平等、公民社会的形成以及法治的建设倾尽心力。

 

在10年的民间妇女法律援助历程中,郭建梅始终在探寻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益维权之路,重视理论性与实践性的结合,典型性与普遍性的结合,机构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结合,形成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方法。

 

1.工作方法上扩大了法律援助的内含,把法律援助以诉讼为主要内容扩展到咨询、诉讼和研究三结合,提出了「大」法律援助的理念。法律咨询面向全国妇女,为她们进行法律上的答疑解惑;代理诉讼主要是针对具有典型性、代表性和研究价值的案件,由于需求人群众多而机构人力有限,选择性地代理案件是为了最大限度提高工作的有效度;研究方面主要是通过对现阶段妇女人权保护的基本状况以及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妇女权益案件的研究,总结中国妇女权益保护方面的成就、问题以及障碍,探索中国妇女权益保护和妇女法律援助制度的发展方向,并向立法、司法及相关部门提供法律意见和建议。

 

2.构建了立体化的团队,保障机构运行高效有序。郭建梅充分依托北京大学强大的人才和知识资源,并建立了一个多渠道、立体化的资源支持网络,这个网络由紧密到松散,包括(1)专职成员,他们为中心的核心成员,热心公益、具有奉献精神和良好专业素养。(2)兼职成员,由资深律师、研究机构和高校副高职称以上的研究人员和教师组成,并通过中心倡导成立的全国性法律援助协作网络,整合了专业资源和地方资源,放大了机构的运作能力。(3)专家组成员,由民法、刑法、行政法、诉讼法以及社会学等多个领域的知名学者组成,这个小组对机构的工作开展提供了强大的知识支持。(4)志愿者,这部分人员主要由各高校法律系、社会工作系的大学生组成,具有一定的专业素养。

 

3.加强各方的合作与交流。郭建梅认识到,重视与国内外相关机构、组织的交流协作,是提升机构能力的重要途径。北大妇女法律中心与多个国家的民间组织和相关机构进行双边的学习和交流,并与国内的司法、执法和立法部门等相关机构以及其他NGO组织、媒体建立了广泛而良好的合作与协作关系。

 

现实性与创新性的结合

 

郭建梅工作最大的特色是现实性与创新性的结合。

 

现实性体现在:

 

1.郭建梅把服务对象定位在中国最弱势群体——妇女。她认识到,贫弱妇女是一个最易被忽视而又最易受伤害的群体,由于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原因,她们的权利意识和法律意识非常薄弱。在中国现阶段,法制环境亟待改善、侵害妇女权益行为不容乐观的现状下,她们特别需要一种知识上、意识上和法律上的专业性帮助。作为女性,郭建梅理解她们的无奈,作为知识女性,她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的力量,作为一个一直关注中国女性命运的女性法律人,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因此,她和她的同仁把目光投向了这部分人群,在十年的艰难发展历程中,痴心不改。十年的工作实践证明了把贫弱妇女作为服务对象的正确性和必要性。

 

2.郭建梅一直致力于NGO国际化与本土化的良好衔接。NGO的理念和运作模式在国外已有一定历史,但引进中国的时间并不长,在很多国人对NGO的认识还很陌生的时候,郭建梅和她的同伴们已经开始运用这种理念和模式,而且始终坚持了NGO国际性和本土化的良好衔接。她吸收了国际NGO的先进理念,构建了以理事会为决策机构的组织体制,但又考虑了中国NGO组织机构力量较为薄弱,人员不足,工作繁重的现状,对机构的组织形式设置为直线型结构,在这种组织结构下,隶属关系明确,信息传递迅速,有利于提高组织效率。

 

3.郭建梅一直在探索中国式的民间法律援助发展之路。1994年中国的法律援助制度建立,主要通过政府进行。由于中国幅员辽阔,政府建立的法律援助机构远远无法满足实际的需要,郭建梅和她的机构以一种「铁肩担道义」的责任感和豪气,开启了民间组织开展法律援助的先河。在法律援助范围上,她认识到,中国民间法律援助不应仅仅是对政府法律援助的复制,更应承担政府应做但未能做到的事情、民众有需求但政府法律援助范围又未能涵盖的领域;在法律援助内容上,她以一个对中国妇女的生存状态有着深刻理解NGO领导者的独特视角,把保护中国妇女的合法权益作为工作的主要内容,并将妇女权益的范围主要确定在妇女的婚姻家庭权益,人身权利和劳动权益3个方面;在法律援助方式上,她认为,代理案件解决的只是妇女的个体权利,民间法律援助应开拓法律援助新的模式,因此她设计了的3种工作方法,即法律咨询、代理案件以及研究,3种方式相辅相成,构筑了对中国妇女提供一个多渠道和全方位的援助。

 

创新性体现在:

 

  1. 以新的理念建立首创性的公益性组织。妇女权益、法律援助和NGO在10年前的中国几乎还是一个理念性和概念上的事物,当时中国人的人权意识刚被唤醒,NGO的理念刚被引入,而中国法律援助制度初建,郭建梅敏锐地认识到这3个领域的先进性和可持续发展性,并抓住了这3者的锲合点,在政府的法律援助机构尚未形成规模的时候,就以民间组织的形式承担了理应政府承担的法律责任,并准确地确立了保护妇女权益的方向和目标,顺应了政府的政策导向和民众所需,为机构未来的顺利发展奠定了基础。

 

  1. 2. 开拓机构信息化的发展平台。随着社会信息化步伐的加快,郭建梅及时开拓妇女权益保护新的平台。在郭建梅及其机构的倡导及努力下,分别于2000年12月和2002年7月,率先成立了中国法律援助协作小组和中国法律援助协作网络,积极开展全国范围内的法律援助协作,目前共有28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近百家律师事务所和民间公益机构加入其中,并于2002年9月建立了全国首家专门的妇女法律援助网站,通过互联网为全国妇女提供更为及时和便利的法律服务,将妇女法律援助扩展到了空间广阔的网络世界。

 

  1. 3. 整合多部门力量,创建新型的维权联合体。为了有效地整合妇女人权保护工作中的政府部门、司法部门、NGO组织以及媒体等多部门的力量,郭建梅和她的机构于2004年4月发起组建一个全国性的妇女权益保护专门工作组,其任务是研究妇女权益保护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探讨保护妇女权益的手段和途径,制定相应的行动计划,开展促进妇女权益保护的相关活动,最后谋求通过立法和法律制度的完善推动该项事业的进一步发展。目前,在北大妇女法律中心的协调和组织下,在妇女劳动权益保护、反对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以及妇女财产权益保护3个重点领域成立了专门工作组,有近60个相关政府部门、司法机关、NGO组织、高等院校以及新闻媒体加入其中。2005年初年将举办妇女权益保护论坛,并将在未来几年内开展持续的行动计划。这将是中国民间组织与政府相关机构合作的一种新的、有益的尝试。

 

  1. 4. 以前瞻性和创新性的工作理念和方式开展中国的公益诉讼事业。在总结10年妇女法律援助经验的基础上,郭建梅把视野由微观的个案办理转移到对社会公共利益保护的关注上。在中国的公益诉讼制度尚未构建的现状下,从2004年起,北大妇女法律中心的工作重点由法律援助转向公益诉讼和个案法律援助并重,承担了中国公益诉讼开拓者和先行者的重任,试图通过进行妇女权益的公益诉讼,从影响、推动立法和政策制定的层面上维护女性群体的各项合法权益,并推动中国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

 

  1. 5. 创办中国第一家有关妇女权益、法律援助以及民间组织的理论性刊物。郭建梅认识到,自己的机构走了10年,现在到了十字路口,而中国NGO发展和法律援助事业也经过了近10年的洗礼,到了审视、回顾和总结的时候,因此,她创办了《观察者》杂志,通过这本刊物,以NGO人和实践者的独特视角,观察、监测中国妇女人权保障、公益诉讼及NGO的发展状况,总结和批评存在的问题和障碍,探索和展望这3个领域的未来发展之路。

 

  1. 6. 在管理模式以及工作方法上引进了国外较为先进的理念、方法和工具。郭建梅注意把性别意识的理念渗透到机构的工作目标、工作领域和具体的工作中,促进服务对象、相关管理人群社会性别意识的形成,提高全社会对妇女人权保护的关注度;在法律咨询、培训以及中心的决策过程中引进参与式发展的理念,运用参与式方法的相关工具,赋予受益人群、机构成员参与权、决策权,提高了工作的有效性和决策的科学性;此外,在她的主持下,北大法律中心运用参与式、SWOT分析[1] 以及评估分析等一系列科学的方法和工具制定了2004年至2008年的战略规划,实现了机构战略规划的前瞻性、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妇女维权成绩辉煌

 

郭建梅及其机构所做的工作,对中国妇女人权保护事业的影响和改善是多重性和立体化的。10年来,共为全国的贫困女性当事人免费代理案件550多件,保护了妇女个体权益的实现,进而影响其生存状况和价值观念;通过法律咨询、针对性培训以及媒体的宣传和推动,包括出版物的推出,提高了公众的法律意识和性别意识,增强了社会对妇女权益维护的关注与支持,这种精神和理念的提升,对人权的保护和尊重、公民社会的形成无疑具有重要的、积极性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专题性的研究、公益诉讼以及立法建议的提交,在推动立法和政策制定的层面上影响中国妇女权益保障的法治化进程,这种深层次和根本性的影响,使得郭建梅所从事的事业具有了远非一般性的意义和价值。

 

郭建梅及其机构以卓然的工作成绩赢得了社会、有关部门和领导经及国内外同行的赞赏,获得了良好的声誉,并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10年来有关她和她的机构及所办理案件的国内外各类报道达2,000多篇。中国司法部、全国妇联的领导多次莅临北大妇女法律中心指导工作,对郭建梅及中心从事的事业予以充分肯定;对1998年6月和12月,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里及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英国首相布莱尔的夫人分别访问了北大法律中心;2001年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夫人也访问了中心,对中心的工作表示赞赏并给予了高度评价。2005年7月欧盟主席夫人巴罗佐夫人到中心访问,高度赞扬了中心及郭建梅十年来为维护中国妇女权益而作的伟大工作。2002年,中心被中国《财经杂志》评选为中国十大有影响力的民间组织,而郭建梅也被誉为贫弱妇女的保护女神。2005年,她与全球千名杰出妇女一起共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被《南风窗》杂志评为「2005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并被《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列入2006公益维权年度人物候选榜。

 

成立10年来,郭建梅及她领导的机构以极具创新性和卓有成效的工作,惠泽了中国无数的贫弱女性,在中国妇女法律援助领域里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

 

在法律咨询上,共接待来电、来信、来访及电子邮件等各类法律咨询5万余件,内容涉及婚姻家庭、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劳动权益以及刑事和行政法等多个领域,范围涉及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案件办理上,共为全国的贫困女性当事人免费代理案件550多件,特别对贫弱妇女合法权益中的代表性、典型性领域如打工妹劳动权益、下岗女工劳动权益、家庭暴力、婚姻家庭中的妇女权益保护、性骚扰及性别歧视等方面的案件进行了系列性和专题性的办理和研究,共办理这类重大典型疑难的案件百余件;通过开展研究工作,从国家、社会及家庭的角度研究我国妇女权益的现实状况,妇女权益保障和建立法律援助制度的迫切性和突出存在的难点、重点问题,积极探索妇女权益保护和法律援助的法制化途径,并提出建设性意见,特别是2001年《婚姻法》的修改和2003年《法律援助条例》的颁行,中心发挥了其应有的影响力;此外,还出版了9部书着,包括《当代中国妇女权益保障的理论与实践》中英文版、《中国法律援助的理论与实践》、《中国妇女劳动权益保护理论与实践》、《妇女权益保障工作常用法律法规汇编》等理论性专着,并专门编着了《妇女法律援助案例·指南》、《生活中的法律》(三卷)等多部深入浅出、针对性强的普法读物。这些成果,为进一步深入研究中国的妇女权益保障和法律援助的理论,提供了较为务实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根据。

 

更为重要的是,郭建梅及她的同仁们所服务的这些大多生活在社会中下层、文化程度不高的妇女,通过援助而受惠,这些获得包括了实质性权益的实现和精神世界的提升,而作为受益者,她们又会将所得知识和意识向周围人群播洒,从而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此外,通过媒体的宣传以及研究成果和出版物等各种方式和渠道的推介,促进妇女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的整体提高,受益者则不计其数,而在立法和政策制定层面上的影响和推动,受益者将幅射至全国。

 

中国面对的压力和挑战

 

走过十年的民间法律援助之路,郭建梅所经过的并非坦途,所面临的困难主要体现在观念、经费和人力上:随着社会多元化的发展,人们的观念更为开放,但很多时候人们对NGO的了解流于肤浅,还存在一些认识上的偏差。一方面是对NGO本身的误解。无论是政府或是社会公众,对NGO的稳定性和公信力存在质疑,认为NGO不是一个正经的事业,不稳定,NGO是一个民间机构,没有诚信度;另一方面是对NGO人的误解,很多人认为找不着工作、能力差的人才会去做NGO。这种观念上的误区影响了政府和社会与NGO的对话、交流与协作,成为NGO 发展无形的阻力和障碍。经费问题是NGO发展的瓶颈。由于观念上的差距,中国未能建立一个较为畅行和规范化的NGO筹资体系和制度,NGO的筹资途径还处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混乱阶段,筹资渠道仍显狭窄,国内资本未能有效渗入,这种筹资渠道的滞后与NGO潜在的巨大活力相冲突,成为NGO可持续发展的羁绊。人的问题也是NGO的一大难题。由于NGO大都清贫,吸引人才的很大因素是机构所倡导的理念和精神,但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精神的力量是一种极为短暂的激励性因素,人需要生存和价值的体现,钱也是价值外现一个标准,因此人才总是朝着发展空间大、稳定性好、收入高的职业和行业流动,这是一种自然法则。由于NGO自身特点和缺陷的限制,很难招揽优秀的人才,人员的流动性也较大。作为一个从事法律工作的NGO组织的领导人,郭建梅的体会更深,因为机构所需要的人才是律师,律师又是社会的高收入阶层,让这个阶层的人认同机构的价值又甘于较低的薪水,难度更大。此外还有工作的压力和挑战。这种压力一方面来自自身,一方面来自外部。郭建梅本人是律师,但繁重的事务性工作使得她没有精力去顾及自己的本行,而知识更新的逐步加快和NGO的不断出现和快速发展,更增加了其自身和机构的生存和发展的压力,只有不断进取的开拓,才能立足和发展。

 

中心在妇女人权、法律援助和NGO 3个领域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是重要而深远的,她至少给人以这样的启示:民间法律援助机构的生存在中国不仅需要,而且大有可为;中国妇女人权在政策和法律上的保障固然重要,但消除现实和法律的差距更为急迫;在现实的中国,要开创一项前瞻性的事业,需要一批为之奋斗和奉献的斗士,并给予认可和激励。越来越多的人对此达成共识。继北大妇女法律中心成立并产生影响之后,陕西省妇联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河北省迁西县妇联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云南省西双版纳妇女儿童权益保护中心等十多家同类妇女法律援助机构相继成立。

 

下面的一段话是郭建梅对她10年公益律师之路的一些回顾,我们可能更能理解她在这项事业创业之初的艰辛和她所从事事业的伟大:

 

「凭着一股激情,我带领着3名也同样激情的女律师,开始了我们的创业之路。我把这10年奋斗的历程比喻成 『拉着一辆沉重的车,顶着风,上了一个坡』 。此时,站在坡上,心里交织着酸甜苦辣的感受和感动。回首看看,10年中,我们战胜了多少个艰难困苦的考验,帮助解救了多少个受害无助的贫弱妇女,流过多少因被误解或辱骂而委屈无奈的泪水,向有关部门提交过多少立法建议和意见,得到过多少当事人送来的锦旗和国际国内的赞扬……数也数不清了,留在心底的,唯有坚定和欣慰。也许,当初的抉择只是感性的,并没有理解它对我的人生甚至对社会有什么大的意义。10年后的今天,我真正理性地认识到了这项事业在妇女人权、法律援助和NGO 3大领域对中国社会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它至少给人以这样的启示和影响:其一,民间公益法律援助机构的生存和发展,在中国不仅必要而且大有可为,它同时对于探索中国法律援助制度的发展模式及社会参与法制改革的多元化发展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其二,中国妇女人权在政策和法律上的保障固然重要,但消除现实的和法律的差距更为迫切,需要开启更新的理念和思路,挖掘更多的资源优势,探索更多的救济渠道,来切实保障妇女权利的实现。其三,在现实的中国,要开创一项前瞻的事业,需要一大批为之奋斗和奉献的有识之士,更需要法律和激励机制的保障。在此过程中,国家采取更积极的、鼓励的、支持的态度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其四,越来越多的NGO和公益律师跟随我们踏步而来,长江后浪推前浪,这项事业后继有人!认识到这样的价值和意义,我知道我这10年的选择没有错,我是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所以我为我10年的奋斗自豪,为我的勇敢喝彩,为我的成绩欣慰,为实现我的理想和信念继续激情着、奋斗着!」

 

引文

 

拉着一辆沉重的车,顶着风,上了一个坡。这正是她开始这项妇女人权事业的真实写照。

 

贫弱妇女是一个最易被忽视而又最易受伤害的群体,在中国现阶段,法制环境亟待改善、侵害妇女权益行为不容乐观的现状下,她们特别需要一种知识上、意识上和法律上的专业性帮助。

 

作为女性,郭建梅理解她们的无奈,作为知识女性,她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的力量,作为一个一直关注中国女性命运的女性法律人,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

[1] SWOT分析又稱強弱機危綜合分析法,是市場營銷的分析方法之一,透過評價企業的優勢、劣勢、競爭市場的機會和威脅,為企業深入分析和定位。

其他文章:http://wikipeacewomen.org/wpworg/zhs/?page_id=2695

 

这篇文章同时有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