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兰 (中国)


  我的西部回族姐妹马新兰

文:(臧健

 

初识马新兰

 

我第一次见到马新兰是在1993年的秋天。9月下旬的宁夏南部山区已经略有寒意,我们参加「西部农村女童教育行动研究现场交流会」的一行人,从银川出发,坐着吉普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近6、7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作为项目实验学校的同心县韦州镇回民女子小学。

 

同心县临近宁南山区的西海固,同属于国家级贫困县。这所在韦州最好的女子小学,被环绕在一片黄土坯盖起的土屋当中,城市来的人很难想象,就是这几排破旧的房子,7、8位老师,在校长马新兰的带领下,支撑着韦州女子教育的希望。

 

如果不是马新兰代表学校致欢迎词,在人群中你很难看出马新兰就是回民女子小学的校长。她的穿着丝毫没有特别之处,和当地妇女一样戴着白帽子,中等身材,不胖但是很结实,有着在高原久住人们的黑红的面孔。从她的笑容当中,你能看出她年轻时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因为参观只有半天,我和马新兰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匆忙之中结束的,我们没有机会讲太多话,但她的热情、精干、朴实,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出于对西部女童教育的关注,也或许是宁夏南部山区不同的历史、民俗、文化对我有着太大的吸引力,1994年夏天,我和北大历史系的另一位老师带领4位研究生,再一次来到韦州,这次是以回族女子教育为题目做口述史的访谈。与上次的匆忙不同,我们一住就是3天,这期间与马新兰长谈了3次,算起来总共有9个多小时。我开始了解了马新兰的身世和她从事女子教育的经历。

 

身世与经历

 

马新兰1952年出生在韦州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在韦州,90%以上的居民是回族,信仰伊斯兰教。由于地理环境的偏僻闭塞和教育资源的匮乏,加上当地流行的习俗,女娃到了9岁就不能抛头露面与陌生人接触,更不能到男女混杂的学校,所以当地到学校读书的女孩子少而又少。然而就在马新兰6岁那年,镇里来了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当中医的父亲欣然同意把马新兰送到有女老师任教的学校。这位女老师从此成为马新兰幼小心灵中的人生楷模,「等我长大了,也要当一名老师。」这是马新兰在小学时就立下的志愿。

 

1965年,马新兰小学毕业,那一年算她在内,全镇只有4个女孩子读完了小学。马新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同心县的中学,尽管到县城要翻山越岭走80多公里的崎岖山路,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苦和累。然而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也波及到贫困的山区农村,学校停课的现实无情地打碎了马新兰的求学梦,她不得不离开学校,回到家乡那贫瘠的黄土地。也许是马新兰心中太想当老师的愿望帮了她的忙,在1971年的一次县里招工中,她幸运地被录取为乡村教师,每月工资5块钱,那一年她19岁。

 

改革开放以后的1985年,在教育部门的关注和当地宗教界人士的呼吁下,停办了30年的韦州回民女子小学恢复成立了。已经有了14年教书经验的马新兰,被调来担任女小的校长。走马上任之初的马新兰,面对的是这样的现实:新选的校址只是两栋低矮的土房,周围杂草丛书,垃圾成堆;教室的窗户上没有玻璃,里面空空洞洞,连一张桌椅也没有;40几个女学生,都是从镇里其他学校「借来」的。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韦州,由于历史、社会、传统习俗等多方面的原因,当地回族女童入学率还不到20%,而小学三、四年级以后的辍学率更高达80%以上。

 

从马新兰来到女小的第一天起,她就没有被困难吓倒过,因为她从自身求学的经历中,早已深深体会到了回族女童就学的艰难。她的眼前常常晃动的都是那些渴望读书,却不得不每天呆在家里,干农活、忙家务、带弟妹,因期盼无望、哀求无用而变得沉重的一张张稚嫩的小脸。每当看到由于不能入学读书,而不得不早婚早育的十几岁的女孩子,马新兰的心都在颤。她发誓要用自己的全部心血,来努力办好这所来之不易的女子小学。当一个人决定用生命来完成自己的事业的时候,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克服的呢!

 

马新兰带领5 位老师,亲手铲除杂草,运走垃圾,修建破旧的教室。没有钱买桌椅,就先从别的学校借;没有钱买教学用具,就请镇上的人用废旧材料自己做。1985年9月1日,韦州回民女子小学终于如期开学了。这无论在韦州的历史上,还是对于中国西部贫困山区极度贫乏的女子教育来说,都是一件有意义和值得人们记住的事情。

 

为了和平与安宁

 

马新兰常常引用一位外国学者的话:「教育一个男童,就是教育了一个人;教育一个女童,就是教育了一个民族。」因为女童会成为母亲,好的母亲才会使家庭幸福,这是马新兰的理解,也使她牢牢记住这句话,并不断地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民族,要有和谐安宁的生活,要实现安居乐业,不能没有文化,不能没有教育。她多次痛心地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1992年,在紧靠同心县的西吉县沙沟,发生了穆斯林教派之间的相互残杀,仅仅是因为教派之间有了矛盾,意见分歧不一致,就产生了流血冲突。参加屠杀的都是些没有文化的人,见不到外面的世面,就在村里横行霸道,没有文化就要产生暴力,亲戚之间也要打。这样一个事件在当地人们的心中成为难以忘记的记忆,也深深震撼着马新兰。只有安定团结才能有和平,只有有文化、受教育才能安居乐业。为了和平与安宁,一定要搞好女童教育,以女童教育带动妇女素质的提高,成为马新兰的坚定信念。

 

从此以后,马新兰更是一心扑在女童教育事业上,她期盼自己的努力能够为韦州多培养些有文化的人才,能够带给韦州人更加和平和富裕的生活。为马新兰带来支持和希望的,还是韦州女子小学作为宁夏、甘肃、青海、贵州四省区「西部农村女童教育行动研究项目」课题实验学校之后所发生的变化。课题组从1992年3月至7月,对四省区16个贫困县的28所农村小学所在社区的女童教育现状进行了系统调查,韦州女子小学被选为实验学校之一。马新兰协助课题组,从多个方面寻找影响女童就学的主要障碍和原因。在对调查结果进行认真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生产力水平低下、群众尚未解决温饱,对教育需求不高;地方财力拮据,教育投入严重不足;家长文化水平低,对教育缺乏认识;宗教戒律的束缚和早婚早育风俗的影响;山区、牧区不利的地理条件及教学点不足;办学形式单一,师资缺乏,特别是缺乏女教师;课程内容脱离当地生产、生活实际等等影响回族女童入学读书的主要原因。

 

外力的介入和科研的成果,无疑会推动贫困地区女童教育的发展。将调查研究与办学的实践结合起来,韦州女小变了,马新兰也变了,她不再只是一个苦干的人,而是对于女童失辍学的原因,有了新的思考。她的经验告诉我们,贫困地区女童之所以比较男童更少获得受教育的机会,其原因不仅仅由于贫困,更来自于历史影响,传统习俗,社会观念,宗教习惯,地理环境,家庭状况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性别与贫困,是扶贫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扶贫并不能完全解决女童问题。贫困地区的失学女童,也不仅仅局限于学龄期儿童,12-18岁的大龄女童失学问题往往更为严重。因此,解决女童入学问题,要靠改变社会环境,学校环境,家庭环境,更要靠政府与全社会多方面的支持与努力。要建立适合本地区需要的,经济、实用、有效的女童教育模式,其中,为使教育与生存的关系更加紧密,贫困地区小学教育中渗透职业技能培训已成为大势所趋。

 

视女童教育事业如生命

 

1994年和1995年,由于准备、以及亲身参与在北京召开的第4次世界妇女大会NGO「女童」论坛,我和马新兰在青海和北京又见了两次面,这时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并保持着经常的联系。如果说我初识马新兰时她的热情和对女童教育事业的执著感动了我,那么1995年以后,当轰轰烈烈的世界妇女大会结束了,人们不再蜂拥而来地关注贫困地区女童教育;当女童教育研究的项目告一段落,经费没有了,研究人员撤走了;当刚刚有些变化的韦州女小由于失去所有的支持,重又回到发展的困境之中时,我才更加深刻地了解了马新兰的人格。她没有气馁,更没有退缩,仍然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实践着她从小就立下的人生志向,「做一个好的老师,让韦州的女娃们有学上」,以及不屈不挠地来实现她心中永难忘怀的和平安宁理念,「让韦州的人们永远远离暴力和流血,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多年来,她一家一家地说服动员,使韦州回族适龄女童入学率达到了98%以上,在校巩固率达到95%以上。由于2005年以前,国家在贫困地区只是普及5年义务教育,小学毕业后只有11、12岁的大部分女孩子仍然无法继续升学,马新兰为这些重新失学的大龄女童办起了职业技术与文化知识相结合的培训班,用韦州女小原本就很紧张的办学经费,请同心县的老师来授课。她通过结识的朋友四处联系,为韦州女小的图书室争取来更多的捐赠图书。马新兰不是用钱,而是用心在支撑着韦州女童教育的发展。

 

当我把马新兰的艰难和努力一并讲给《农家女》杂志的主编、北京「农家女实用技能培训学校」负责人谢丽华时,她立即决定给马新兰以行动的支持,让20个韦州失学的回族大龄女童免费来北京培训2个月。2000年3月,马新兰亲自把20个(其中1人临上车时不敢去了)惊恐不定、忐忑不安,一直到了北京仍然疑惑是不是被拐卖了的女孩子,从偏僻的韦州一路送到了位于北京小汤山大东流村的农家女学校。因为在韦州,马新兰说破了嘴也无法使人相信,免费到北京去培训的事能是真的。在出发来北京的前一天晚上,10几个女孩子的家长久久地围坐在马校长家,不放心地反复地问这问那,这些从未走出过大山的母亲们,更怕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女娃们被人骗。她们不是不相信在当地人心目中极聚威望的马校长,而是怀疑马校长一定也是被什么人蒙骗了。长长的夜晚,马新兰苦口婆心地、一遍一遍地诉说办培训班的是北京的好人,是有爱心的人要帮助我们。她向家长们承诺,我亲自把娃娃们送去,也会亲自把娃娃们接回来。

 

2个月以后,当马新兰在银川又接到这19个返家的女孩子时,她开心地笑了,因为与2个月前的眉头紧锁、满脸惊恐截然不同,19个女孩子像绽开的19朵小花,欢呼、雀跃着扑向她,嘁嘁喳喳、争先恐后地向她诉说着北京的生活。19个女孩子长胖了,长高了,而最让马新兰感到不一样的,是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女孩子们成熟了,自信了,她们不仅初步掌握了裁剪的技能,更有了努力把握自己人生的信念。

 

2001年7月,我和北大、北航爱心社的21个学生再一次来到韦州。这一次主要是石嘴山中学送给韦州女小11台电脑,马新兰和韦州女小的老师第一次见到这么现代化的设备,高兴坏了也愁坏了,因为全韦州也找不到一个人会使用电脑,他们更拿不出钱从银川请老师来教。北大爱心社的同学们了解到这个信息,联合北航爱心社,决定将韦州女小列入暑期到贫困地区义务支教的项目点。而同学们到了韦州才发现,韦州女小的11台电脑全部是已经淘汰的286型号,而且有多一半都不能正常运行。北大的同学克服电脑设备上的困难,将在北京找到的一些D0S环境下应用的打字练习软件装进几台尚能运行的电脑,教韦州女小的老师上机练习熟悉键盘,并使用DOS[1]下的WPS[2]软件进行文字处理。同时利用从北大带去的1台笔记本电脑,讲授WINDOWS[3]系统以及基本的应用软件。此外在专门举办的大龄失学女童班上,同学们除了讲授英语、数学、语文、生物、化学、物理等常规课程,还特别开设了一系列的专题讲座。

 

面对蜂拥而来的远近村子的孩子们,面对马新兰校长和女小老师们在生活上颇费心思的照顾与关心,同学们感动于韦州人的热情和对知识的渴望,又忐忑于深怕辜负了这份真诚与期盼。在授课之余,同学们分成小组入户访谈,以女童教育为主,了解了西部的恶劣环境和教育的艰难,更深切体会到像马新兰一样的西部人的奋斗与奉献。

 

奋斗与希望

 

马新兰的努力没有白费,10多年过去了,尽管韦州还是那个偏远、贫瘠的韦州,但韦州上过小学的女娃们越来越多了,小学毕业以后能上到高一级学校的女娃们越来越多了,学校里的女老师越来越多了。即使不能再继续求学的大龄女童,由于在回民女校受到了自信、自立、自强的人生理念教育,也都纷纷寻找就业、经商的门路,和家人一起承担起家庭致富的责任。马新兰还告诉我,年轻的妇女有了文化,就知道计划生育、优生优育的好处,她们再也不像老一辈的母亲们,一生中要生育10几个孩子,而是有两个孩子就行了(国家政策允许少数民族妇女生育3个孩子),甚至有两个女娃的家庭,妇女也自动结扎而不再生了。妇女们有了文化,在家庭中孝敬父母,教育子女,妯娌之间、婆媳之间、邻里之间能够和睦相处,打架的少了,闹矛盾的少了,社会就和谐了。有了和谐,这个社会才会有和平和安定,家庭才能安居乐业。

 

韦州自然资源的缺乏与贫困,是马新兰所不能改变的。而她的努力和奋斗,却又确确实实在改变着韦州人们的生活。或许这种改变是一种更深意义上的改变,是一种文化与心灵上的升华,它使得韦州的女人们活得更像个人了。

 

2003年8月,在我与马新兰认识已有10年的时候,我得知冰心的女儿吴青教授为韦州女小争取到全球妇女基金会支持穆斯林女童教育的一笔资助,钱不多,但对于马新兰和韦州女小无异于雪中送炭。马新兰已经在计划,要用这笔钱修修学校快要倒塌的围墙,要为大龄女童培训班购买几台缝纫机,要为从未上过幼儿园的女娃们办起学前班,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马新兰相信,发展西部女童教育的路还很长,她要做的决不是等待,而是一直走下去。

 

 

 

 

 

 

 

 

 

引文

只有安定团结才能有和平,只有有文化、受教育才能安居乐业。为了和平与安宁,一定要搞好女童教育,以女童教育带动妇女素质的提高,成为马新兰的坚定信念。

 

让韦州的人们永远远离暴力和流血,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马新兰相信,发展西部女童教育的路还很长,她要做的决不是等待,而是一直走下去。

 

 

[1] DOS,即Disk Operating System的简称,在1985-1995年间曾是世上最广泛使用的磁碟作业系统。

[2] WPS,即Word Processing System的简称,即文字编辑系统。

[3] WINDOWS,Microsoft Windows的简称,是美国微软公司开发的电脑作业系统的统称。

 

 

————————————————

十年之後﹕

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马新兰在韦州镇民族幼儿园的办公室里,跟刘健芝教​​授说了自己在中国伊斯兰社区中当老师的经验,及指出了中国伊斯兰家庭对女生角色的传统观念的问题。

———————————————————————————————————————

马新兰:回族女性教育是我的使命

2012年11月,宁夏同心县韦州镇民族幼儿园的和平妇女马新兰接受了《宁夏回族女教师口述实录》编写课题组,来自北方民族大学的武宇林、陈妍和研究生王瑞的采访。

001

开办于2003年的幼儿园是韦州第一家民办民族幼儿园,历时九年,在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下,由家庭幼儿班发展到了今天正规的全日制民办幼儿园。幼儿园是非盈利性的,每月只收每个孩子200元的食宿费,对于一些孤儿或家庭困难的留守儿童,幼儿园几乎不收任何费用,老师们的工资则由创办人兼园长王冬梅用自家企业的收入支付。幼儿园现有150多个孩子,10多名回族女老师。孩子们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且因当地男女人口比例失调和重男轻女思想使得幼儿园中的男孩儿明显多于女孩儿。回族女老师大多是同心阿拉伯语女子学校的毕业生,接受过“农家女培训学校”的幼儿专业培训。幼儿园内的很多小玩具都是老师们亲手制作的,这样不仅节省了开支,培养了孩子勤俭节约的品质,还锻炼了老师和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和想象力。

002

幼儿园的园长王冬梅曾是马新兰的学生,特别诚心的邀请她当幼儿园的常务园长。然而刚刚退休的她特别享受轻松、踏实的生活,一开始没有答应学生的邀请,后来想到自己反正每天都要接送孙女儿,离家也不远,于是就来应聘了。马新兰上任后,通过和“北京农家女学校”的吴青老师联系,促成了送幼儿园老师去北京培训的项目以提高女老师们的业务素质。第一年,幼儿园送60个女孩子去学习幼师和技能培训(餐饮服务);第二年,又送了60人去学习幼师和电脑。无论幼儿园的老师、还是孩子都获益良多。

随后马新兰向采访者介绍了她自己与回族女性教育之间的不解之缘。

马新兰出生在一个重视子女教育的家庭,7岁的时候深受一名叫李秀芳的知青的影响,决心做一名像她一样的老师。1965年小学毕业时,她是全韦州12个毕业生中唯一的女生。1971年镇上招收教师时,她去报考并顺利地被录取了。之后被分到韦州中心小学教书。然而,她没有满足与现状,随着时代的发展,她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学历和学识不够。于是在1985年报考了同心县教师进修学校。但就在她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同心县决定要在韦州成立女校,教育局领导打算让她去担任首任校长。她觉得自己正处于进修学习的好年龄,但是跟自己的进修相比,让更多的回族女孩儿上学的事更为重要。于是,她放弃了进修的机会,来到韦州女校任职。女校建立之初面临的最问题就是“缺少生源”,为此,马新兰挨家挨户给家长做工作并且请阿訇宣讲《古兰经》中穆斯林“求知”的经文。1986年,女校第一批毕业生48人,100%考上了初中,韦州女子小学一下子有了很好的声誉。1997年至1998年,女校进入了最辉煌的时期,共有12个教学班385名学生,21名老师。直至2008年退休,马新兰在女校任职23年,一共从事了37年的教育事业。 从女校走出去的毕业生大约两千名,其中30%的毕业生走上了工作岗位或考上大中专院校。

1985年,为了提高女子入学率,响应国家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号召,西北4省区联合进行国家级的女童试验课题研究,宁夏教科所选择马新兰任职的韦州女校作为女童教育实验点。为了吸引女孩子入学,宁夏教科所设立了诸如刺绣、剪纸、果树栽培、烹饪等实用性强的课程,同时采取把当地老师送出去学、把有一技之长的老师请进来教的方法。除此之外,马新兰在女校实行了一系列优待政策以解决经济困难的、要干家务的、要照顾弟妹的女孩子的后顾之忧。经过了十年的努力,回族女孩入学率由原来的50%上升到98%。1992年,在“全国女童教育实验现场会”上,马新兰结识了北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臧健。1995年,臧健将《农家女》杂志推荐给马新兰作为女子职业培训班的教材,此后又帮助马新兰推送20个女孩子去北京“农家女学校”参加培训,

2002年,法国民间组织决定在中国宁夏办农村妇女扫盲班,马新兰接受北京农家女学校的委托,以他们的名义办起了扫盲班。为方便妇女走出家门,马新兰将扫盲班分散在城里、城外的清真寺里,整个韦州地区的近20座清真寺都有过扫盲班的足迹。除了开设语文、数学等工具课程,扫盲班还会开设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饮食健康、养生科学等课程。扫盲班办了6年之后,法国助学活动考察团来考察,考察结束后,他们给了两个字的评语:信仰。正是回族穆斯林的信仰,促使着妇女们认真学习。直到现在,扫盲活动还在韦州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2003年,马新兰在同心县县委书记房全忠的带领下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西部女童论坛”节目。节目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立刻产生连环效应,回族女性教育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

马新兰对采访者说:“回族女性教育可能就是我这辈子的终身使命吧。退休了想清闲,可还是闲不下来。”不仅马新兰自己以回族女性教育作为自己终身使命,她的儿女也在她的影响下继承着母亲的事业和理想并为之努力奋斗着。她的大儿子、大儿媳妇和女儿都在当老师,女儿还因为带领她的学生们获得了灵武市英语第一的好成绩而被邀请参加银川电视台“成长”栏目的录制。

003

马新兰勤勤恳恳从教几十年,获得了很多奖励和荣誉,先后获得14次县级、6次地级、4次自治区级的表彰和奖励。有“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等。1988年获“全国德育先进工作者”称号,1992年被推荐参加了全国中小幼教职工首次访日代表团,1993年代表宁夏劳模出席了北京的庆祝活动,当年作为“新闻专访人物”入选中央电视台 《东方时空》特别节目“东方之子”。1995年出席世界妇女代表大会,被评为“亚洲十大杰出妇女”,马新兰是中国唯一的一名。那一年,还当选为“全球千名妇女争评2005年诺贝尔奖”被提名人。

马新兰在女性教育上称得上丰功伟绩,马新兰所做的事情不仅反映出了宁夏同心县韦州地区人民做的努力,也反映出了北京、全国乃至世界推进女性教育的奋斗历程,也让我们看到了女性教育的希望。

 

这篇文章同时有 Deutsch, Global Site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