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穗珍(中國香港)


 

文/林韻詩

作為長沙灣一幢舊式單幢式唐樓的女保安員,即使於星期六、日也總能見到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地下保安座位的夾縫處-由於樓宇的設計關係,所以珍姐並不能直接望到正門出面,因此大多數時間都是透過閉路電視來分辨住客和訪客。

珍姐由2007年開始擔任保安員,在此之前,她是在廣州擔任會計文員等工作,其後來到香港,因為英文的程度上的問題而難以找尋工作,最後選擇當保安員。而在這幢大廈工作以前,亦曾於觀塘的某停車場擔任保安,雖然在那裡也頗享受,工作的環境舒適,也有足夠的收入應付生活。但後來因要照顧家庭而離開,休息過一年的時間後,便輾轉因住在長沙灣附近而來到這裡工作。

huang-huizhen

在這裡也任職了約6至7年的時間,主要職責是負責於日間時間保障全幢大廈的安全和意外等緊急的工作。由於每個工作時段只有一位保安員留守在大廈內,也是12小時一更制,珍姐因此而經常需要"一腳踢",自己一人負責多項工作,包括少量的清潔和巡邏工作,因而工作都比較辛苦,但由於工作間亦有適當設備,例如廁所等,方便珍姐可以比較長時間留在工作間。但珍姐的身體狀況上也時有不少問題,例如喉嚨比較容易乾,或是腳也試過扭到,但她都很堅持去堅守自己的崗位,絕少請假。

她表示在這種小型屋宇任職,需要兼顧不同的工作是正常的,雖然有時候也難免會比較沉悶一點,而且狹小的工作環境也令人感覺時間比較難過;但她也指出,能找到一份地點上方便而且又不太辛苦的工作也不容易,雖有打算過轉環境,找一些時間會消磨得快一點的工作,但既然這裡的工資穩定和工作量上自己仍能處理,暫時還未找到其他工作來轉換。珍姐表示自己既然在這裡支取工資,就總會好好做好工作的要求,把工作都處理得妥妥當當。而且這份工作有一定"困身"的特性,會比較難長時間放長假或離開,即便是日常的午饍時間,珍姐也不敢真的離開崗位太長時間,只會自行帶備飯盒或是到附近的餐廳買外賣回去便算。當看到其他保安員工作上不太認真的時候,對於富責任感的她來說也會為此而擔心。

珍姐也表示由於這是舊式的單幢式的屋宇,在防火設備方面的規格未有完全按照現時的防火要求,在大型屋苑通常每五層或是每一層的火警鐘也會接駁到大堂,令保安員可以即時便知道那一層出現火警。但這幢只有一個火警鐘的通知器,如果真的有火警發生,便較慢才能得知所屬的樓層是哪一處。她表示舊式的樓宇在這些方面一定比新式的落後,因而對保安員的技術要求也會比較寬鬆。

珍姐與大廈的各住戶關係良好,出入必定會打招呼。而且她也說自己在任職一個月後便已經熟知大部分各住戶的稱謂。她對工作的投入和認真,以及快速的適應力,也令她能完全勝任這份工作,由此亦可見她對工作的熱情和付出。

 

這篇文章同時有 English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