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麗容(中國香港)


 

zheng-lirong

文/孫晴

鄭麗容,人稱容姐,是嶺南大學一座宿舍的保安員。當初成為保安員純粹是為了減輕家庭負擔,開始時並沒有特別喜歡,只視為一份工作。但五年下來,她漸漸地與同事,甚至與師生建立一段段的關係。她在對工作的熱誠,使她在這個看似微小的崗位上盡力地服務身邊的每一個人。

「保安有什麼要做? 不就是『一眼關七』。這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容姐輕鬆地說。「一眼關七」在她口中是一件事,但事實上她要做的是七件事,甚至比七件事還要多。巡樓、外部和內部聯絡、維修記錄、接待住客和訪客、保管失物…… 總之是整棟宿舍發生的事,不論大小,她都盡力去了解。她說:「其實可以hea (閒著做)的,淨坐在這裡。但工作最重要的,是責任感。」認識她的人都見識過她認真的工作態度:處事反應迅速、不怠慢,應對純熟、游刃有餘。這邊聽電話,那邊有同學說燈膽壞了,要寫維修記錄,接著就有外來訪客,需要她開門,同時不斷有人與她交談。這些都是短短數分鐘內發生的事,但她都能一一即時應付,沒有假手於人,沒有等一等再做,沒有鬆懈,一直默默地謹守崗位。「做保安要專業的,隨時保持警覺。」那種專業在於永遠要有面對突發事情的準備,需要十分熟悉大廈一切的運作和處理各種事情的程序,讓嶺南師生得以享受安全舒適的環境。

說起容姐,很多學生都會想起她和藹可親的笑容。的確,她喜歡與人建立關係。即使身處工作崗位,她往往願意踏出第一步,主動關心身邊的人。「學生是我的客人和仔女。」她如是說。她早年曾從事成衣生意,常常要與不同的人溝通,由此鍛鍊出交際手腕,直到現在也謹記待客之道在於尊重。學生年少氣盛,難免有心煩氣燥的時候。面對這種情況,她通常會避免硬碰硬,減少不必要的衝突。例如,試過有學生拍卡進入宿舍時發脾氣,大力拍向感應器,但她不會直接喝止他,而是告訴他:「同學,快爛啦。」對方便會識趣地收歛。這反映容姐懂得尊重別人,給人下台階的同時,亦不忘謹守崗位,促進周圍環境的和諧。

此外,容姐主動和人交談,不論本地生、內地生,還是交流生。雖然她只有初中教育程度,英語水平不高,但這沒有成為她與外國人溝通的障礙,反而燃起她的好奇心,主動跟他們學幾句外語,帶起話題,打破語言的隔膜,現在她連韓文也懂得幾句。至於內地生方面,雖然現在中港矛盾越趨熾熱,但這並沒有影響容姐怎樣對待他們,她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仍然盡力為每個人服務。

容姐也是個觀人於微的人,她說:「很容易看出他們 (學生) 開不開心,近來是不是忙碌。」觀察是第一步,而關心是第二步。遇上看似睡眠不足的學生,她會問:「是不是很辛苦呀?」她也會記得學生的事,不是談過就算。例如,有個學生弄傷了腳,過幾天她就會問對方:「你還未好嗎?」這使她和學生不單是守衛者和住客的關係,更是帶著一種特別的情誼。對一些住得遠、不常回家的同學來說,這些簡單的問候來得溫馨親切,像回家見到家人一樣。

容姐雖然只是一棟宿舍的保安,聽起來很微小,但她在盡力謹守崗位,而且往往願意主動建立關係,使這個小小的地方變得更美好。

 

這篇文章同時有 English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