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穗珍(中国香港)


 

文/林韵诗

作为长沙湾一幢旧式单幢式唐楼的女保安员,即使於星期六丶日也总能见到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地下保安座位的夹缝处-由於楼宇的设计关系,所以珍姐并不能直接望到正门出面,因此大多数时间都是透过闭路电视来分辨住客和访客。

珍姐由2007年开始担任保安员,在此之前,她是在广州担任会计文员等工作,其後来到香港,因为英文的程度上的问题而难以找寻工作,最後选择当保安员。而在这幢大厦工作以前,亦曾於观塘的某停车场担任保安,虽然在那里也颇享受,工作的环境舒适,也有足够的收入应付生活。但後来因要照顾家庭而离开,休息过一年的时间後,便辗转因住在长沙湾附近而来到这里工作。

huang-huizhen

在这里也任职了约6至7年的时间,主要职责是负责於日间时间保障全幢大厦的安全和意外等紧急的工作。由於每个工作时段只有一位保安员留守在大厦内,也是12小时一更制,珍姐因此而经常需要”一脚踢”,自己一人负责多项工作,包括少量的清洁和巡逻工作,因而工作都比较辛苦,但由於工作间亦有适当设备,例如厕所等,方便珍姐可以比较长时间留在工作间。但珍姐的身体状况上也时有不少问题,例如喉咙比较容易乾,或是脚也试过扭到,但她都很坚持去坚守自己的岗位,绝少请假。

她表示在这种小型屋宇任职,需要兼顾不同的工作是正常的,虽然有时候也难免会比较沉闷一点,而且狭小的工作环境也令人感觉时间比较难过;但她也指出,能找到一份地点上方便而且又不太辛苦的工作也不容易,虽有打算过转环境,找一些时间会消磨得快一点的工作,但既然这里的工资稳定和工作量上自己仍能处理,暂时还未找到其他工作来转换。珍姐表示自己既然在这里支取工资,就总会好好做好工作的要求,把工作都处理得妥妥当当。而且这份工作有一定”困身”的特性,会比较难长时间放长假或离开,即便是日常的午饍时间,珍姐也不敢真的离开岗位太长时间,只会自行带备饭盒或是到附近的餐厅买外卖回去便算。当看到其他保安员工作上不太认真的时候,对於富责任感的她来说也会为此而担心。

珍姐也表示由於这是旧式的单幢式的屋宇,在防火设备方面的规格未有完全按照现时的防火要求,在大型屋苑通常每五层或是每一层的火警钟也会接驳到大堂,令保安员可以即时便知道那一层出现火警。但这幢只有一个火警钟的通知器,如果真的有火警发生,便较慢才能得知所属的楼层是哪一处。她表示旧式的楼宇在这些方面一定比新式的落後,因而对保安员的技术要求也会比较宽松。

珍姐与大厦的各住户关系良好,出入必定会打招呼。而且她也说自己在任职一个月後便已经熟知大部分各住户的称谓。她对工作的投入和认真,以及快速的适应力,也令她能完全胜任这份工作,由此亦可见她对工作的热情和付出。

 

这篇文章同时有 English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