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如秀(中国)


 

4

 

四十年如一日,传承彝族优秀文化

——记永仁县彝族刺绣协会会长 原文化馆馆长 李如秀

文/张可   推荐人/张可

“彝族赛装节”、“彝族刺绣”、“苴却砚”、方山是永仁的四张文化名片。说起永仁的四张文化名片,许多到过永仁的游客都会翘起大拇指,而在直苴土生土长的李如秀与其中的赛装节、刺绣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直苴,隶属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一个村子就是一个世界”。在当地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孩子“会说话就会唱歌,会喝水就会喝酒,会走路就会打跳,会拿针就会绣花。”

彝绣传承千年,姑娘从小绣到老,李如秀也是如此。

传承,源自父母对生活的热爱

李如秀的母亲是一名传统刺绣能手,母亲和父亲都是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从小生活在直苴的李如秀对母亲的印象就是母亲勤劳、贤惠、脾气好,从没见过她跟别人脸红。

李如秀说:“我是在火塘边长大的,火塘是直苴家家户户都有的,我们经常在火塘边听父亲吹芦笙、响蔑,听母亲讲彝族故事,唱山歌小调,学刺绣。”

2009年,父母离开直苴到永仁跟李如秀一起生活。快80岁的母亲眼睛穿针清楚,还能用缝纫机做衣服、剪布、锁边、缝衣服、缝围腰、做草鞋。

从小在直苴长大,目睹家里人纺麻织布、绣花裁衣,李如秀深受影响,7岁时就跟着母亲纺麻织布,11岁给自己绣制简单的围腰和衣服,渐渐成了能歌善舞会绣花的好手。13岁入永仁文工队当学员,23岁文工队撤销分配到永仁文化馆至今。李如秀能够熟练使用各种彝族刺绣技法(平绣、十字绣、扣绣、滚绣、扣边绣),精美的作品不断在省州县获奖,她由此获得了楚雄州“十大刺绣女能手”称号,并被县委、县政府授予科技进步先进个人。

 

收藏了彝绣,就是收藏了历史

直苴彝绣没有图案模板,都是刺绣者原创。日月星辰、花鸟走兽、山川木石皆是彝族姑娘们刺绣的灵感所在,五彩缤纷的衣服、帽子、围腰、鞋都是奇思妙想的杰作。“我们的衣服全靠手工挑花和刺绣,看上去花花绿绿的好像都相同,但每一个花纹只要你仔细看,都有区别。花纹都取材于自然生活中的物件,每一个彝族姑娘都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李如秀说。

直苴的彝族是没有文字的,刺绣是记录彝族文化的一种图腾。按直苴彝族的习俗,人去世之后,生前穿过的所有衣服是要全部烧掉的,什么都留不下。只有收藏,才能让艺术的生命得以延续。

李如秀的收藏从16岁那年见到一条老式裤子开始。说是裤子,其实是两条无关的裤筒罢了,那种款式的裤筒,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裤子已经传了十一代了,这么推算下来可能是康熙年间的。李如秀说:“如果我不收藏下来,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彝族刺绣是很宝贵的,丢了任何一件,样式都是不可复制的。”对彝绣的喜爱,与彝绣的不解渊源,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彝绣这门传统手艺,保留这门手艺,李如秀走上了收藏彝绣作品的道路。从16岁开始收藏彝绣作品到现在整40年了,李如秀一家一户的收集,一件一件买回家,不光收藏村里的各类新老绣品,也去周边地区收集彝族绣品。收藏之路对于李如秀来说是艰难的,没有资金来源,没有场地,李如秀也倾其所有的坚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2008年,李如秀收藏的3000多件彝族服饰和绣品在永仁县文化馆展出,许多研究者和设计师慕名而至。

楚雄彝族服饰有数百种不同样式。彝族服装满身是花,用色大胆夸张、针脚细密,李如秀收藏的,从设计、配色到刺绣,都是独一无二的。常常有人来参观李如秀的藏品,但她家房子小,无法展示,她便去找一个地方,出钱请人把绣品搬出去,等参观完又搬回家堆起来。

周围同事、朋友家都买了车子换了房子,李如秀却把自己所有的工资都拿出来收藏彝绣作品,支持彝族妇女刺绣。丈夫和女儿都无法理解她的行为,为此家里常常争吵,她一次一次对自己说“不收了,不收了”,但每次看见不同的绣品,又忍不住收了回来。到现在,李如秀的藏品该以万计了。

组织赛装节,让原汁原味的赛装文化保留下来。

“赛装赛到日头落,跳脚跳到月当空。”不同于“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含蓄,每年农历正月十五,热情似火的彝族同胞们在永仁县直苴村都会组织盛大的“赛装节”。赛装,顾名思义,就是秀出自己的服装,人们尽情歌舞、赛装比美、跳脚狂欢、通宵达旦……这一习俗至今已传承了1351年,从未间断,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古老的“乡村T台秀”。

7

2011年赛装节现场

赛装是直苴彝族的盛会,附近的村民很早就会开始准备自己比赛的服装,就是为了赛装节当日一展才艺和风姿。上到八十岁的老人,下到情窦初开的少女,都会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聚到赛装场。

“这是一个爱美、选美、比美的日子。”

8

1986年赛装节现场

为了推广彝绣,李如秀有多年来花很多心思组织、编排赛装节,力争把赛装节的影响扩大。2006年,为了创新民间赛装队的表演形式,李如秀编排了老倌队、老奶队、少妇队、儿童队、少年队、青年男女队、 猎人队,让这些队上台一展服装。“这七支分队一直沿袭至今,为了让赛装节更好看,我还特地加上了劳动装,把背柴、犁田耕地等都搬到舞台上。”李如秀说。

彝族优秀文化,也是世界的

1992年,为了参加州庆,永仁县政府让她编排一个100人的方队,她从直苴村请来26个绣娘,在县政府三楼的一间会议室里绣了100个人的服装,每人得到了300多元的报酬,所有的人都高兴极了。李如秀以为有了商机,又让绣娘们做了100个旅游包,让一个老板代卖,结果卖了3年一个都没有卖出去。李如秀说:“那几年几乎没有人绣花,没有手工制作服装,彝绣好像要失传似的。”一说起当年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到处求人买彝绣,李如秀心里就酸酸的。她曾经背了10套直苴彝族女装让州博物馆代卖,10年后又被全部退了回来。

那几年,李如秀不放弃一切机会,只要有相关专家和领导干部来参观,她就不停地介绍直苴的彝绣和延续了千年的赛装节。终于在2004年,永仁县妇联在直苴村成立了第一个彝族刺绣协会。

2006年,李如秀受到了招商银行派驻永仁扶贫工作的干部的支持。举办了首届“招银杯”直苴刺绣大赛,对彝族刺绣十大女能手、创意女能手及优秀选手进行了表彰。同时,楚雄州委、州政府、永仁县开始对彝族刺绣进行大力宣传,大大推动了彝绣的发展。永仁县的“招银杯”直苴刺绣大赛从2006年到2013年共举办了五届。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彝族文化,喜爱彝绣,把直苴的绣品展示出来。李如秀1994年开始开店,但刚开始一年都没有收入。但李如秀一直坚持宣传彝族文化,支持刺绣妇女。慢慢的,彝绣被更多人认可,也有更多的绣女加入,李如秀一直努力促成彝绣文化一条街。终于,2017年2月,在政府的支持下,永定老街的“永仁彝绣一条街”开街,实现了李如秀多年的夙愿,也为永仁彝绣的发展提供了更好的平台。

此外,李如秀扎根直苴文化,包括彝绣在内的,歌曲、音乐、舞蹈、服饰等文化,经过她的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编和创新,让直苴文化散发出新的魅力。2003年舞蹈《小木匠走梁》获全国第七届民运会编导奖第一名。2011年,永仁举办云南省第四届服饰服装节,李如秀带的羊皮褂赛衣组合《赛装节里来相会》获得原生态歌赛一等奖。

10

“我初次见到彝绣时,竟被那些饱和度极高的配色吓到,觉得它们土气和俗艳。”国际名模、服装设计师马艳丽毫不掩饰她最初对彝绣的感受,直到她后来去彝寨住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彝绣不是为了展览或售卖,而是彝家人所必需的生活用品,即使花色繁琐,它也很纯粹。

2016年10月下旬,由北京马艳丽高级时装公司设计制作的、以彝绣文化为主题的50套高级定制时装,出现在2016·秋(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上。彝绣这个曾经养在深山中的珍宝开始绽放异彩。直苴人带着他们的彝族服装惊艳亮相,赢得满堂喝彩。这个最质朴、最古老的乡村T台正在向国际舞台延伸。

直苴文化,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李如秀2016年在北京参加国际时装展后感慨道:“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真的要实现了,我20年前就说过,中和、楚雄都会因直苴更有名,因为直苴文化属于世界文化、国际文化。我们的任务很重很重,意义也非常大。”

 2

走访民间老艺人,培养绣女,让本民族的文化传承下去。

“每个绣娘心里都有一朵花,每个绣娘都是一个设计师。”李如秀说, “不管市场有多大,我都反对机绣。只有手绣出来的绣品,才有灵魂”。

“每一个老艺人都是一段历史,他们是上千年文化的传承者,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的手艺记录下来,保留下来。然后再通过培训把它传承下去。”

作为永仁县文化人的代表,李如秀迫切希望拜访现居于直苴和从直苴出来的老艺人。她原来个人也做过一些粗浅的拜访,但近年来看到老人一个个相继离世,迫切希望能尽快对他们做一些深入访谈和记录。让后人也能看到前人的积累,并可以从中学习。

文化传承,就是从以前老人的手中接过文化的接力棒,再传给年轻一辈。直苴文化的特殊性就在于有自己民族的语言,却没有文字,文化的积累无法进行文字记录,只靠口口相传。截止到目前,村落里绝大部分五十岁以上的人,还不会汉话,很难与外界交流,要靠翻译。类似的情况在其他少数民族中也存在,只能期待出现一些从村落中走出,对外界也熟悉的年轻人,可以用外面的视角把自己本民族的文化进行整理,翻译,进而广泛传播。

作为永仁县刺绣协会的会长,李如秀也感到培养后人的责任重大。她先后带了12个女徒弟,都成了刺绣带头人。特别是直苴绣花,“只要有人卖,我都收。我要培养鼓励她们”。

一个在外打工的女孩李晓丽卖了几个小手机包给她,她从中看出了李晓丽的潜质,于是打了个出租车,买了点礼物来到李晓丽家,劝她不要出去打工了,好好在家刺绣。为了鼓励她,李如秀把李晓丽和她妈妈绣的东西全部买了下来。李晓丽没有资金,李如秀就借钱给她。经过几年的培养,20多岁的李晓丽成了彝绣名人中最年轻的绣花带头人,在村里建立了工作室,得到了政府的扶持资金,带着村民一起绣花。

除了自己这样一点一滴的做工作以外,李如秀也借着政府的项目和其他机会,在永仁很多村子举办多种彝绣的培训。仅2007年一年就曾举办培训班12期次。

筹备建立乡村博物馆,让记忆在这里流传

“将彝绣推向全国,甚至推向世界,是我和很多热爱彝绣的人的共同愿望,而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建一座彝绣博物馆,将我的这些藏品展览出来。”李如秀说。李如秀的藏品基本足够一个民间博物馆容纳,或者她自己的那间“陋室”已经可以认为是一个私人的博物馆了。

博物馆的处境,正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处境。如果说国有、公立博物馆展示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的大纲,民间博物馆展示的,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的细节。正是这样的民间收藏,更大程度的延续着传统文化和民间艺术的生命,在那里,我们才能看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艺术。

创新,让民族的工艺更加丰满。

中国彝绣能上下几千年,横跨几千里得以传承下来,全靠天资聪慧的彝族妇女们世世代代悉心相传。

“如何对民族风格作出新的诠释,需要在对传统艺术表现方式的理解基础上,对传统的元素加以改造提炼和运用,融入到现代生活理念中,构建有时代特色的本土化设计。”

彝绣方法众多,光是永仁的彝绣就有包边、扣花、锁边、平针、贴布等7种。“在线与线的结合中,彝族人对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理解,这也是彝绣和苏绣最不同的地方,没有固定的框架,很随性。”

李如秀在多次参加省州的文艺表演中,结合永仁彝绣的特色和现代舞蹈的需求,不断改良具有民族特色的服装,让彝绣有了新的形象,服装简洁大方,极具表演性和观赏性,赢得了观众的喜爱。

 

最后,以李如秀在2007年写下的一段话来结尾:“等待着我们去做的工作很多,我坚信我们大家一定不会辜负时代给予我们的重托,让我们共同努力,共同创造一个永仁彝族刺绣的辉煌,让永仁历史记住我们,让这个时代记住我们,让这个民族记住我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