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瑛(中国)


 

周小瑛(浙江):驻村干部的古村情怀

胡剑  爱故乡行动 2018-09-29
编写按:自2018年6月启动寻找“2018爱故乡人物”活动以来,得到了各地伙伴的积极响应和参与。讲好中国乡村故事,展现爱乡人物风采,接下来“爱故乡行动”微信公众号将陆续推出优秀人物故事,敬请关注。情归故里,共建家乡,让我们一起爱故乡!

推荐人:朱启臻 中国农业大学

推荐理由

周小瑛,2013年底起受组织委派到临海市汇溪镇孔坵村担任驻村干部。至今已5年余。孔坵村是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古村,环境优美古朴、但四面环山,山险路难。交通不便导致村庄经济发展缓慢,大多数青壮年外出务工。她带领乡亲们争取项目,寻找资金近600万,动员社会参与,修山路、文化礼堂、建停车场、村内古巷、红色之路、党建活动中心、修缮10000多平方明清建筑等等,整治了村容村貌村庄,完善了基础设施,还搞起生态养猪场、开展了旅游,帮乡亲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在这个小山村里,她坚守着一名党的基层干部职责,为孔坵村的未来默默奉献。

人物简介:

周小瑛,1977年生,浙江省临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干部,2013年起下派临海市汇溪镇孔坵村任驻村干部。

事迹概述:

周小瑛自2013年底到汇溪镇孔坵村任驻村干部后,用心、用情、用智慧,默默的在山坳孔坵古村坚守着近5个年头,不忘初心,让一个衰落的古村重现光彩。近5年,她为孔坵村编各种申报资料30多本,成功申报孔坵村,为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同时成功申报浙江省美丽宜居示范村。修复传统历史建筑群10000多平方,完成村党群活动中心、文化长廊、村入口大型停车场、村内古巷改造、污水治理等多项重点工程建设。

2013年年初,临海住房和建设规划局的周小瑛接到组织下派的任务,让她去临海汇溪镇孔坵村。

 

“这个村里没多少人,也就没多少事,你就当来休个假,任期一结束就可以安心回原单位了。”其他驻村干部在和她闲聊时说道。

 

周小瑛驻孔坵村的任期到了,但她主动请缨要再任一届驻村干部,这倒不是“假”没休够,而是因为在村里呆了几年,她爱上了这个村子,她想让这个隐藏在山坳里的古村落,重新闪耀出光芒。

村里85%的房子是老宅

孔坵村藏在临海市北面山区里,海拔400多米,从市区出发,汽车要开将近一个小时的盘山公路。

 

2013年之前,周小瑛从没听说过这个始建于明朝的村子。

 

随着年轻人不断走出山区,孔坵村的常住人口,从原来约1500人减少到了现在的150人。村口的小学校,也因为生源骤减,而不得不关门,转而被用作村委会的临时办公楼。

“说实话,刚进村,我的内心真的是抗拒的,你没法想像它的破败,说难听点,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带着这样的心情,周小瑛开始了自己的驻村工作。

孔坵村

但一个多月后,春天来了,高山古村里的山花开始烂漫,周小瑛对孔坵的印象也慢慢转变。

 

“尽管看上去破旧,但隐藏在村子里的每一幢老房子,仿佛都在讲述一个悠远的故事,古建成群,保存较好的古建筑有宝新义塾旧址、章氏祠堂、章以涛故居、章万卿故居、胡氏老宅、章宏量故居、章以正故居等20余座,这些古院落基本保存了清至民国时期的建筑特点,木雕、灰塑、墙绘极其精致……”周小瑛的第一篇驻村民情日志里这样写道。

 

出于职业敏感,周小瑛特别留意村里的老房子,她粗粗统计了一下,孔坵村内传统建筑的比例高达85%。

 

那年7月,周小瑛邀请市住房和建设规划局规划处一位爱好摄影的同事王为君,想让他把村子里这些历史建筑记录下来。

 

王为君在村里整整住了两天,把每一幢古建筑都拍了下来。他一边翻看这些照片,一边摇头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建筑怎么会破成这样?

 

对啊,既然条件这么好,为什么没想到去把它保护、开发起来呢?周小瑛开始为古村的保护,动起了脑筋。

国家级传统村落

从那时开始,周小瑛多次主动与市住房和建设规划局的领导汇报情况,要求为孔坵村申报国家级传统村落。

 

周小瑛根据国家级传统村落有关文件资料的要求,和王为君、市文化局主管非遗申报工作的郑瑛中一起,开始挨家挨户走访、调查、丈量、登记、宣传古村落保护政策……

 

她用了整整1个月的时间研讨、制订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多次召集村“两委”、村民代表开会。为了写出孔坵村的亮点和地方特色,她花了整整4个多月和村子里精通古文、宗谱和村史的4位老先生一起,全身心地投入编制工作之中,没日没夜辛勤的工作,起早摸黑地工作,终于结出了果实,2013年年底,孔坵村申报国家级传统村落成功。

当再一次看到那些历经岁月剥蚀的老房子时,人们的心头总会有许多无法言说的感悟。孔坵村,就是这样一个有着许多故事的村子,村里每一幢老房子那斑驳的外墙和屋中已经泛着烟熏色的木椽,都在静静讲述着属于过去那个时代的辉煌或者落寞。”周小瑛说,她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孔坵村的故事告诉更多的人。

临海市委书记来孔坵调研(周小瑛在讲古村故事)

孔坵村,究竟美在哪里?

 

村子里有一座名为“半耕堂”的四合院,建于清晚期,由清朝大学士章业培于同治十年(1871)所建。

 

四合院呈穿斗式砖木结构,庭院中间用鹅卵石铺陈。门窗、雀替、牛腿、山墙雕刻精美,整栋建筑显得十分朴素,屋顶呈优美的弧线形。

 

尽管日久失修,半耕堂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恢弘气势,但整体架构依然完整。

 

在村里,这样的传统建筑还有很多,在周小瑛的眼里,村里这些保留着从明到清再到民国初期特征的老房子,流露出了非同一般的气质。

 

这些传统建筑依山势而建,连片成群,与周边山水和谐共存,石砌、木雕、灰塑、墙绘工艺精湛,用材考究。

 

而让周小瑛佩服的,还有隐藏在村子内部强大的排水系统。只要是当年留下来的老房子,必定会有一条溪流沿着屋基而过,这些水从山上来,在排水之余,还可以供每家每户洗涤之用。

“这些都是古人的智慧,不管是建筑材料、风格和结构,甚至每一块石头,都给我很大震撼。”周小瑛说。

300万元财政补助

申报国家级传统村落成功后,周小瑛又开始为孔坵村能否获得中央财政300万元的补助而努力。

 

“孔坵村的集体经济并不富裕,如果有了这300万元,便可用于村内的环境整治和重要节点的传统建筑修复,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珍贵呀!”周小瑛开始准备一份500页的古村落档案,作为申报材料。

 

此次传统村落档案的申报,分为8大类、25项信息,调查工作量大面广,涉及到人类学、历史系、民俗学、遗产学等各个学术领域。为了清晰全面地记录孔坵村传统村落的多样式生态信息,周小瑛花费了5个多月时间,完成“传统村落档案”制作的全过程,在这本档案里,可以清楚知道每一处古建筑的结构特点、历史沿革。

 

为了拍摄档案所需的25项信息图,总计5000多张照片,她请来女儿同学的家长义务帮忙,利用2个多月左右的双休日时间,紧锣密鼓地进行拍摄。

 

为了一张孔坵村全景照,他们早晨4时就出发,一路爬到半山腰找最佳摄影点,因为太投入,直到照片拍完后,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小腿被杂草划伤。

 

为了写出孔坵村的亮点和地方特色,她和村子里精通古文、宗谱和村史的4位老先生一起,全身心地投入编制工作之中。

周小瑛为孔坵村编写的资料

这本古村落档案总耗时达5个月,在编制期间,周小瑛几乎没有双休日,有时甚至带病坚持工作。

 

2014年12月,喜讯终于传来,孔坵村被列入2014年第二批中央财政支持范围,全国总计有273个村被列入,而整个台州市仅2个村,孔坵村就是其中的一个,可享受300万元补助资金。这让周小瑛很高兴,“5个多月付出是值得的,当然我也要谢谢朋友和老先生们的无私帮助,没有他们,就没有这份古村落档案。”

拯救老房子

在2014——2015年里孔坵村古村已经很少人居住了。“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住在老屋内,在村子外面建了新房。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屋都破烂不堪,岌岌可危。”孔坵村古村落乡土建筑“老龄化、空巢化”的“自然性颓废”趋势正在蔓延。

 

周小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发挥自身优势解民忧,一边向汇溪镇分管领导汇报,一边发挥自身优势、跟临海市住房和建设规划局相关领导衔接,申请了困难群众救助名额40多户,同时为每户争取7000或15000元的补助金额。虽然,补助金额不多,但对困难户家庭来说是雪中送炭。目前,他们高高兴兴住进坚固“老”新房,在村里常听到这样一句话,现在共产党好,小周更好。

 

与周小瑛接触后,她平易近人,朴实无华,总给人有一种亲和感,与她共事心情特别愉快,她处处以身作则,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同时,在修缮20多幢老房子时,全过程用相机记录“修前、修中、修后”。拍摄3000多张照片,编成一本300页修缮资料书。

积极开展孔坵村社区服务工作

孔坵村为浙江省台州市四星级文化礼堂,文化礼堂建设,自2015年文化礼堂揭牌以来,先后在礼堂进行了“国学”课堂等活动,利用现有条件邀请社会团队及大学教师为“临海市古村之友”团队、孔坵村干部及周边古村的党员、干部授课。

 

举行“重阳节文艺”、端午等节日活动,义诊活动等,为孔坵村村民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

2015年,周小瑛组织“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建设小组成员到浙江省黄岩区和三门县等周边村参观考察,通过学习考察,帮助大家从思想上跳出孔坵看孔坵,进一步找差距、寻不足,带动全体村民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全民动员,清理整治,主要完成的项目有:1、村入口景墙。2、村入口停车场。3、荷花塘区块建设。4、商业街区块改造。5、近仁堂、中和堂、面山楼、小祠堂、商业街、馨德堂、半耕堂、一心斋等、排水系统、明沟清理淤泥面积达10000多方米。村里老干部说:“自从解放前到2015年为止,没有任何村干部做清理四合院、三合院、明沟淤泥和排水系统,你周小瑛做了此事。也不怕脏,也不怕累,跟随清理村民一起现场指导、跟拍、记录。”周小瑛拍2000多张,做成一本400多页的孔坵村环境综合整治、清理资料。

 

目前,孔坵村四合院、三合院老房子门前、屋后能听到潺潺流水声、看到清澈泉水。

古村活化、传承孔坵文化底蕴

为了活化孔坵古村,挖掘古村文化底蕴,周小瑛在2014—2018年,在古村曾多次举办临海市农耕文化暨孔坵书院活动 ,举行隆重“重阳节文艺” 、党建红色穿越孔坵活动等活动。

 

特别是2017年6月,孔坵书院“和合飘香,粽是情”端午活动和临海市邦迪医院“关爱老人,共度端午”义诊活动,让原本寂静的孔坵“空心村”顿时充满了节日的气氛。义诊活动后,医务工作人员向村里每位老人发放“爱心粽”,村里老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当天同时, 临海市华汉汉学社教师们、台州晚报临海记者站小记者们、台州学院教师们及孔坵村村民共同举办 “和合飘香,粽是情”端午活动。活动当天100多人参加、台州学院教师娄博士给台州晚报临海记者站小记者们讲端午节来历、国学课,台州晚报临海小记者站组织亲子包粽子比赛。小记者们把包好的“飘香粽子”,捧在手心、一对一赠送孔坵古村高龄老人、困难家庭户及留守儿童。此次活动给小记者们留下深刻印象,使之对国学有更多的了解。让2017年的孔坵古村端午节过的更有趣、更有意义、更回味无穷。

爱故乡·工匠工作坊活动在孔坵举办

为了发扬工匠精神,探讨民间工匠的转型再生,推动新时代乡村人居环境改善与村落建筑保护,“爱故乡·乡土工匠工作坊”于2018年8月16日-18日在浙江临海市汇溪镇孔坵村举办,来自北京、上海、浙江、福建、江西、广东、贵州、四川、河南、山西等十余省市的乡村工匠、政府、高校、企业、社会组织代表40余人汇聚孔坵古村一堂,共话乡土工匠的永续发展。

老人的期待

章虎林今年80岁,他是其中一位帮周小瑛完成村子档案的老先生。

 

12岁的时候,章虎林随家人离开村子,到杭州读书、工作,直到46年后,章虎林退休了才重回村子。

 

孔坵重阳节(周小瑛向老人敬酒)

“从离开到回来,这个村子就像是两个世界,要知道清朝的时候,村里出过8个秀才的啊。”章虎林说,他怎么也想不到,在离家将近半个世纪后,当年繁华的孔坵早已不在,他曾经还偷偷为村子的败落流过眼泪。

 

直到周小瑛找到他,老人才开始对村子的未来充满期待。

 

当然,对于已经习惯了宁静的孔坵村来讲,这里的生活依旧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周小瑛说:“头衔对于这个村子来讲也许并没有太多意义,但隐藏在老房子后面的故事,不应该被人遗忘,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追寻自己不曾经历过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