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淑貞(中國香港)


 

zheng-shuzhen

(上圖左一為鄭淑貞)

社區經濟連結人與土地     活得健康再不是天方夜譚

文/劉沛琳

「人到底能不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呢?為什麼人們習慣不快樂,認為工作辛勞、沒有成功、滿足感是常態?生活行屍走肉!怎麼會這樣?我覺得大家真的要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這一代能不能一起作出改變?即使不能徹底改變,改變一點點也好。」鄭淑貞 (Dora) 堅信每個人都有改變的力量,而她也身體力行在灣仔區發展主流以外的社區經濟 ,改善區內居民的生活。

她是土作坊的創立人之一。成立於2007年,土作坊是灣仔一家售賣有機食品及環保家品的社企,與本地有機農場合作提供有機蔬果,鼓勵人們支持本地農業。在她眼裏,農民辛勤耕作,自給自足,耕田絕對是一份踏實的工作。她從來不覺得農民貧窮 — 有菜,有雞,有蛋,還有一大片綠油油的田,看著多麼舒服啊。她依稀記得中一時家住上水,附近有些農地。某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她跟一個養雞的老婆婆了聊起來。婆婆請她幫忙收集雞蛋,而她也得到幾顆蛋作為回謝,高興極了,愛護土地的心油然而生。大學時期又參加了自然協會舉辦的大地行者課程,讓她更愛親近大自然。其後成為社工後,她帶著小朋友和年輕人去農田做義工。他們汗流浹背卻笑得開懷,Dora見了更想讓更多人認識土地,傳播單純的快樂。她自己也是「南涌養地人運動」的義工,協助全面復耕及保育生態至今已十年。她認為若人們以可持續方式耕作如「生態農法」,因應土壤特質種植相應的農作物,同時注重田地周邊生態系統的平衡,泥土會「愈種愈靚」。反之,耕作一味進求產量,短時間內把土地養分榨取殆盡只會破壞有機質,不利往後種植。

店舖屬於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經濟互助計劃」轄下項目,會員能以社區貨幣「時分券」交換貨品及服務。例如,街坊在土作坊當1小時收銀員,他可以獲得「時分券」60元;假設一包生態燕麥米價值40元,他可用20元現金及20元「時分券」購買產品。Dora指出起初並沒有實體店,只有一個共同購買有機蔬果的小組。她是資深社工,與灣仔街坊熟稔,在一次閒聊中得知不少街坊因經濟拮据而要去街市撿爛菜爛水果,叫她非常心酸。她於是主動找農民合作,向他們介紹「時分券」,協助街坊以合理價格集體訂購有機蔬菜。她笑言當時農夫一定覺得她傻呼呼,因為「時分券」的概念新,看似不設實際。話說如此,土作坊現時合作的本地有機農場已有10家。

街坊通過參與農務工作了解食物的種植過程和農民的處境,而農民得到街坊支持也會保障食物安全。消費者與生產者以時分券交換服務,無疑增進了彼此互信關係。Dora坦言農民面對不少困難。有機產品標價看似高,其實很難賣。不僅是銷售問題,他們產量和種植的品種還會受天氣、土壤影響,收入不穩定。因此她決定把在社區做食品加工,善用本地有機農作物製作各樣小食時令食品,如花生糖、蘿蔔糕、月餅等,宣傳本地農產品。現時網站已有20多種土作坊自家出品的食物。誰是幕後功臣?

所有加工食品皆有區內婦女設計食譜和製作。Dora因工作關係接觸單親、領取綜援的基層婦女。她慨嘆:「女性總是被塑造成家庭照顧者,在家裏照顧小孩、煮飯,卻一直得不到認同或讚賞。即使是有工作的婦女,最後也會為了家庭放棄事業。」她認為婦女其實有許多技能,如煮得一手好菜、懂得車縫,只是主流就業市場無法接收這批勞動力。土作坊正可以讓區內婦女一展所長,發揮廚藝。加工食物品質優良、美味可口,獲顧客欣賞,也能增加婦女的滿足感和自信心。土作坊採取由下而上的管理模式,對街坊絕對尊重和信任。每個月定期開員工大會,甚麼也談:店舖運作、產品開發、工資問題等,就是要聽街坊的意見。參與式管理雖然費心,但是Dora 認為十分值得 — 當員工理解公司運作,有份參與決策,一同承擔結果,歸屬感多了,流失率自然低。

更難得的是Dora對街坊由心而發的關心:「街坊需要的不只是一份工作,他們周遭環境也很重要。」她關心街坊生活的每個面向。首先是健康。員工也是街坊,他們也能用時分券買回自己製作的食品。土作坊的有機加工食物賞味期限較短,不含人造添加剷,確保新鮮健康。在選材料上也花心思,做餅乾、糖果、月餅等要用油的食品都用上茶籽油。茶籽油是國際糧農組織推薦的油中珍品,含豐富不飽和脂肪酸,吃起來不油膩。吃得健康不夠,Dora還想街坊工作時也健健康康,減少勞損。負責煮食的街坊都用茶籽粉洗碗,茶籽粉成分天然,性質溫和,不損肌膚。

其次是心靈健康:家庭生活。全店以兼職為主,有二十多個街坊兼職,上班時間十分彈性,使婦女得以兼顧家庭。這有別於一般公司為了賺取最大利潤而鼓勵長時間工作。Dora 一針見血地點出主流經濟的弊病:「在宋朝時,『經濟』意指『經世濟民』,經濟本應以人為本,惠及人民;而今天卻是人們去遷就經濟模式,每個人疲於奔命,做得死去活來。」她續指現在我們習以為常的經濟模式和勞雇關係只會衍生更多社會問題,如家庭分離。的確,港人普遍工時長,跟家人吃飯的機會少之又少,有的父母甚至要把孩子送到托兒所和補習班。賺了錢,犧牲的是家庭關係。哪個孩子不想多見見父母?

土作坊開業至今已9年,約2013年轉虧為盈。參與式管理和平等互助的職場文化不見得會讓社企陷入無了期虧損,可謂行之有效。即然可行,為甚麼都沒有公司在做呢?「因為不相信。」Dora覺得這源於很多人不願改變固有觀念 — 不相信人,不相信每個人本身的獨特性,不敢嘗試。她相信每個人有其價值和才能,只是因為現在社會發展太單一,人們缺少發揮的機會;而且社會競爭意識太強,生怕不競爭就會一無所有。「我想每個人都想協作的。」心有餘而力不足的都市人,到底何時才能發現協作型社會的好呢?希望土作坊繼續扎根社區,讓永續耕作、自主生活、友愛互助的理念遍地開花,在追隨主流價值的人們心中掀起漣漪。

 

這篇文章同時有 English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