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文章

回應諾貝爾和平獎之爭議

新語絲(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dyndns.info)
馬迅

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聯合國屬下的國際原子能機構及總幹事,該機構跟聯合國一樣軟弱無力,自以為向美國作證伊拉克沒有重新啟動核武器計畫,便能夠阻撓美國侵略的野心。眾所周知,美國從二次大戰開始便積極研製原子彈,其擁有的核武器冠絕全球,近十年更不斷發動侵略戰爭,危害世界和平,正如列寧所說: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就是帝國主義。若果國際原子能機構及總幹事貫徹宗旨,認真地執行任務,就應該反過來堅決審查美國的核武器,可惜他們始終沒有膽量。話說回來,按照諾貝爾和平獎評選的“邏輯”,那個結果倒不出奇,一貫的精英主義,更糟糕的是,在過往的得獎者名單中,有些甚至是“手滿鮮血的劊子手”。國內鮮見批評美國之帝國主義,而敢於挑戰諾貝爾和平獎評選的“邏輯”,甚至質疑得獎者國際原子能機構及總幹事的言論更屬罕見。

近日網上流傳關於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反而是“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活動的不同聲明與爭論,焦點都圍繞評選準則、程式與財政。我查看中國地區入選的名單,覺得很好,既有關懷愛滋病人的高耀潔教授,關心農民與基層婦女的研究生趙玲,也有代表妓女爭取權益的麗君〔化名〕。現今的大學生大多自我中心,急功近利,毫無社會責任感,趙玲卻像毛主席說的“眼睛向下”,參與支農調研活動,關心城市打工群體,更帶動其他大學生不要只顧自己,而是主動開放視野,關注底層的苦況。趙玲入選和平婦女的名單,實在是咱們大學生的光榮。由此可見,“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活動不但重視基層、婦女,而且重視年青人,記得毛主席也說過年青人就是“早上八、九點的太陽”,充滿理想與朝氣,咱們應該為未來的世界還有像趙玲那樣正直善良的、有社會良知的年青人而感到萬分慶倖。

另外,新語絲網站發佈的Yush的文章力指妓女“不知羞恥”、“令人作嘔”,高耀潔教授的第三次聲明也說與妓女並列,是對“人格和尊嚴的侮辱”,但是我想問,到底是甚麼樣的社會條件造就“妓女”呢?正如問,甚麼樣的社會條件造就“愛滋病人”、“沙士病人”、“貧民”、“罪犯”、“孤兒”等等被歧視的弱勢社群呢?重讀夏衍的《包身工》,使我們不敢忘記“當代的民工”,老舍筆下的月牙兒和《駱駝祥子》的小福子,也提醒我們繼續同情和關懷當代為生存而掙扎的妓女。評選和平婦女就是叫人們勇敢地站在老弱病殘一邊:即被歧視的“愛滋病人”、“妓女”、“貧民”、“罪犯”、“孤兒”等等,再者,為甚麼弱勢群體和那些為弱勢群體服務的人不能互相包容和支持呢?

我覺得“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活動最神來的一筆是第1000名的婦女:“無名者”,象徵千千萬萬的基層婦女為和平默默貢獻。依這邏輯推論,既然第1000名是一個象徵符號,那麼前面999位元婦女,縱然有其人其事,但畢竟也只是特定時空的代表/符號而已,說明了個人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集體的力量。因此,我認為即使高耀潔、趙玲、麗君不在入選的名單,也會有其他值得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基層婦女,中國之大,何愁沒有合適的人選呢?最重要的是評選的“眼光”──包含著大家對未來社會的想像。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