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文章

專題:「三八」節前千名婦女尋找和平的故事(第一五八四期)

文:武俠

 救護員涉嫌殺妻騙保險、家庭暴力兒童怕怕,「三八」婦女節前後,向來備受忽略的女性議題便再度聚焦。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陳順馨博士說:「每年的這個時候,便開始有很多媒體打電話來談相關的事情。」

 「三八」婦女節未至,身兼嶺南大學群芳文化研究及發展部性別及日程生活研究項目統籌的她,已率先在2月中設下「點將台」,在灣仔集成中心藝廊舉辦「全球千名和平婦女圖片展」,述說一千個爭取和平的女子故事。

 說一千名,其實不太恰當。正確點來說,是999名,其中尚餘下一名「無名氏」,其形象便是在圖片展入口的一塊鏡,可以是妳,可以是她,可以是任何一個沒有進入名單,卻為和平默默耕耘的婦女。

 和平,卻是甚麼?很多人會直覺地認為,和平就是沒有戰爭,但其實是否如此簡單?

媒體請注意

 「我們在生活中所遇到的暴力,有直接的,如戰爭、家庭暴力;也有隱性的,如失業、被社會邊緣化等,這些均會影響生活;還有文化觀念上的暴力,偏力、歧視等使族群分割,這也是屬於暴力的一種。和平不止是不要打仗,還是深入到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一種安穩、互融的生活。」陳順馨說。

 「然而女性的問題向來不被注視。」她補充,除非是發生了甚麼大事,例如家庭暴力事件,才會引起社會的關注。「媒體也不多報道這方面的消息。」只有在有關團體提出較為政治化的議題時,或一年一度的婦女節,其他時間,媒體也多忽視了相關的話題。

 「我們曾經舉辦過不少文化性的活動。」陳順馨指,但就沒有如社會資源分配、婦女參政等「硬消息」般能吸引媒體的注意,但反而這些不受注意的文化性活動,對於改變大眾深層的性別觀念,較硬性的政策更為有效。

 今次的圖片展上,我們便可以看到999名在不同領域的女性,如何為和平而努力。展出的圖片設計十分簡單,正面是參與女性的相片,底下是其所說的名言,而背面則是相關的介紹。

爭評諾貝爾和平獎

 999張圖片,以不同的顏色區分不同的領域。深綠、咖啡、青綠、灰、粉紅、藍、橙、紅、草綠、粉藍等顏色爭妍鬥麗,分別代表了婦女權益、少數民族與原住民、經濟權益、正義與和平、婦女健康、文化教育、建設公義的環境和安全生態、政治與管治等各方面,展示世界各地在不同領域中共同努力的情況。既有與政治分不清的,也有在基層工作,幫助民間婦女的女性代表,亦體現出不論是政治局勢方面,還是日常生活的和平,都值得重視。

 「全球千名和平婦女」本來與諾貝爾獎有莫大關係。

 去年由瑞士國會女議員發起的「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聯會」,在全世界提名 1000名對和平事業有突出貢獻的婦女,爭評2005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並向世界公開她們的事跡。即使最後結果千名婦女不能獲獎,卻也同時帶出要正視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直接或隱性的暴力問題。

 諾貝爾獎評選過後,千名婦女的圖片展也開始在世界各地展出,香港是其中一站。

編織社區網絡

 「在今次展覽之前,我們也曾在嶺南大學及昆明展出。選擇在灣仔再次展出,是想更深入社區,讓更多人可以接觸到千名婦女所做出的努力與貢獻。」同時,也想大眾關注婦女問題,不但是家庭暴力或性別歧視問題,而是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然而大眾的關注,卻往往被媒體所操控。當媒體的焦點不再集中在女性身上時,大眾也就遺忘了。現時大眾對於「女性」的印象,是否也有改變?

 以信用咭廣告為例,昔日的信用咭均是以男性為主導,而用信用咭,則可以買禮物討女性歡心;轉變至今,信用咭主動出擊女性市場,其至推出印上卡通圖案的信用咭,來吸引更多女性。陳順馨指:「其中的轉變,雖然顯示了現今的女性擁有自我消費的能力,不再需要依附於男性,可是背後的本質仍是一樣,對於女性的印象仍沒有太大的改變。」

 但即使大眾注意不多,值得開心的是展覽不過兩星期,主辦方留下的留言簿卻迅速被前來參觀的人填滿,還有社區中心的社工主動聯絡,希望在展期後能夠將「展品」圖片移師到社區中心繼續展出。

 陳順馨說:「今次展覽所用的網,是屯門仁愛堂『綠色女流』成員和社工梁家寶編織的,代表的是女性的柔韌、伸張自如與連結,同時也代表基層女工與社工一起編織的社區、婦女和環保工作的網絡。」用網的另一個好處,是輕便,可以隨時移到另一個地點展出。

全球千名和平婦女圖片展
日期:即日起至3月11日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8時
地點:灣仔集成展廊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