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報導

108和平女子

副刊
P26 信報財經新聞 李婉薇
2005-07-01

對姊姊妹妹(乃至全人類)饒有意義的「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計劃,最近來到另一個重要階段,參與的各個地區同在前天公布提名名單。中國及蒙古地區共有一百零八位女士獲得提名,香港區佔九位。嶺南大學群芳文化研究及發展部是這個大型計劃的統籌單位之一,該中心的專題聯絡人陳順馨博士笑說:「一百零八在中國文化裏指好漢,現在用來指和平女子,很有意思。」

計劃名稱雖說是「爭評」,但從組織者到候選人,對獲獎與否並不很重視。香港的和平女子之一黃惠說:「提名已經是鼓勵,代表一種認同。在大澳做社區工作,無論文化保存和自然生態保育都不容易,有了這個提名,代表得到不同人士的鼓勵,是一次開心的經歷。」她說,雖然香港不少女性在政壇擔當要職,但做社區工作,因為怕開罪別人的文化心態,男女性都有一定的困難。談到近來的工作,黃惠說,將積極爭取建立一所鹽業文化資料館。

最後名字留空白

陳順馨和是次計劃中國及蒙古地區統籌劉健芝博士都強調,名單有一定的象徵性,但不在名單上的婦女,並不代表她們不重要。事實上,由於諾貝爾獎規例所限,計劃最後提交瑞士的提名只有三人;劉健芝更說,整份名單具名的女性有九百九十九人,最後一個名字是空白的,代表計劃未能接觸的女性。

被問及尋找和平女子有何困難時,劉健芝說:「今次我們特別強調基層婦女,但因為她們過去不受重視,所以找她們亦比較困難,我們透過各種團體和非政府組織去找,我也有在香港和內地的媒體宣傳,有些人聽見電台廣播就前來提名。但我們的確未必能去到部分遍遠地區,阿富汗、蘇丹亦因為戰亂比較困難,但這計劃是有延續性的,希望讓更多人注意基層婦女,繼續寫出她們的感人故事。」

劉健芝還以獲提名的退休醫生高耀潔為例,說明不同地區及範疇的婦女都有不同的貢獻,並且表現了崇高的精神。她指出,高耀潔十年前不顧政府反對,開始進行關於愛滋病的工作:「她自己印製數十萬份宣傳單張,親自去高危地區派發,又請愛滋病帶菌者來她家聚會,過年時大家都不敢去那裏拜年。」108位婦女的簡介已經上網(http://www.1000peacewomen-hk.org/big5/1000womenlist1.htm),年底將出版成書,詳細記載她們的故事。

提名三項標準

香港的提名除了黃惠,還有妃愛恩修女、李清詞、廖銀鳳、胡露茜、嚴月蓮、辛淑雯、新界原居民婦女委員會和女工合作社。女工合作社的提名人林瑞含說,計劃使婦女和其他人意識到集體的力量:「好像香港女工因為經濟轉型,二十年青春用完後,社會不再需要你,這其實是社會問題,個人解決不到,只能跟從社會提供的唯一選擇,但參與這個計劃的經驗,可以令基層婦女感到集體的力量,能推動社會朝向更多元的方向走。」

據陳順馨說,提名準則主要包括三種和平婦女,其一是反戰、反殖民、反家庭暴力的婦女,第二種佔最多的是反抗隱性暴力的婦女,例如保護環境生態、爭取工農發展權利、對抗傳染病等,另一種則是概念、文化價值的和平婦女。除了高耀潔之外,兩岸獲提名而知名度較高的婦女包括作家王安憶、《讀書》創辦人董秀玉、學者樂黛雲、台灣的婦運健將何春蕤和原住民權益提倡者高金素梅。

返回媒體報導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