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報導

尋找和平婦女

副刊
P25 信報財經新聞 李婉薇
2005-07-05

衣著隨便又不拖脂粉的Dr. Christine Menz,外表看來像NGO主席,但原來畢業於心理學系的她,在瑞士是顧問及公關公司老闆,有時也為顧客提供財務安排建議。「所以,我其實是個生意人呢。」她參與「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計劃」,完全是義務性質。

這計劃讓Christine最忙碌的,要算是籌款工作:「寫信給認識的人,利用人際網絡叫朋友們捐款。除此以外,我們也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捐款方式,好像我們以六百美元為一股,年底他們可以拿到分紅,就是那記錄了一千名和平婦女的故事的書。我們也歡迎支持尋找一位和平婦女的工作,包括聯絡她、撰寫她的故事等,或是支持籌備中的展覽。這些捐款數量多由捐款人自定的。」她說,現在還在努力掙錢,主要是供出版書籍所需。

獲官方大力支持

「這部書很重要,是整個計劃的主要目的,它能表現出女性做了些什工作、這些工作有什重要性。」Christine坦言,要讓大眾了解和支持這個計劃的確不容易,她做了不少傳媒工作;不過,計劃在前年公布以來,得到瑞士官方大力支持,提名書便是由外交部長簽發的,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也是支持者。

計劃的主要困難在於尋找戰亂和偏遠地區的和平婦女。Christine說,聯絡員在部分地區的確遇到一些困難:「好像在車臣,聯絡員的活動受到限制,又像非洲有很多國家,很難每一個都去到,他們之間的文化很不同,部分國家的女性組織可能還不那成熟。」為了使計劃順利開展,Christine曾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協助當地的組織尋找獲提名的婦女。儘管困難是有的,但她說,整體而言計劃運作得非常理想。

去年在肯尼亞從事環保工作的婦女馬塔伊(Wangari Maathai)獲得諾貝爾和平獎,Christine認為,這的確顯示國際社會認同女性所作的貢獻:「這是頒給個人的和平獎,而且馬塔伊的項目非常美妙,她也從事那個項目很多年了,這其實是我們計劃的部分對象,希望那些婦女在各自的工作上努力了相當時間。」

香港普遍認為本地女性地位不低,可能間接使港人不那容易理解其他地方的女性問題。Christine說,各地女性地位確有參差,在一些戰亂國家中,女性受虐待的慘劇仍然重複地上演,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女性是社會及經濟支柱,但卻沒有受到認同。

選擇提名三人

由於諾貝爾獎的規例,只限推薦三位獨立人士或一個團體。聯會選擇了前者,並決定不會公開那三位女性的名字。Christine不願多談箇中取捨標準,但強調說:「選擇是在很民主的情況下表決進行的,我們希望選擇能代表計劃的多元性。」

作為商界人士,Christine卻為婦女活動投入大量心力。但她坦言,這在瑞士也不是很普遍的事:「不過也有一些例外的人。」那,她正是其中之一吧。

返回媒體報導列表